洗碗时老公从后面进

第二十一章 将事情闹大

辉常打的力量2020-04-14 19:57:3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断魂谷的百花阁内多名婢女站立两排,人称百花仙的一品红、虞美人和夜来香也位列大殿之内,百花仙极少出现在众人面前,三人身材卓越,杨柳细腰,虽然用纱巾遮颊,但掩饰不住千姿百媚的绝世容颜。

殿内台上主坐的正是断魂谷谷主赫连翎,端坐在花藤椅上面,面色庄严,一脸严肃,隐隐散发出让人不寒而栗的气场。

“这藏龙图现世,江湖中那些人定不会坐以待毙,我断魂谷向来是与世无争,拿长生不老药也只不过是个传说罢了,一张破图姑且先放下。”赫连翎得知藏龙图一事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谷主,我听先师曾经说过这藏龙图的宝藏不仅有长生不老药,还有一本绝世武功秘籍,我想还是......”百花仙一品红行礼后说道。一品红曾是逍遥散人王道仙的徒弟,后来王道仙云游西海不知所踪,一品红被一个武林败类迷晕玷污贞操后离她而去,她伤心欲绝后偶遇赫连翎,便跟赫连翎回到断魂谷,做了断魂谷护法百花仙。

赫连翎听一品红说完,沉默片刻便道:“既是如此,若真有绝世武功秘籍,落入歹人之手,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事,你便命人查找藏龙图的下落,有消息了速来禀报。”

“是,谷主!”一品红领命后退出殿外。

刚走出殿外便碰见回来的花如烟,花如烟见一品红从殿内走来,便上前微笑着叫道:“红姐姐,你这是去哪儿啊?”

一品红见花如烟回来了,笑迎上去说道:“丫头,几日不见去哪疯啦?”

被一品红这么一问,心情立马低落起来,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消散,低着头说道:“娘亲让我去办事,结果,结果没办好!”

一品红见状,便安慰道:“别担心了,去跟你娘亲好好解释解释便好了!”说着用手摸了摸花如烟的俏脸。

花如烟心知娘亲肯定会生气的,见一品红安慰自己,也只好点了点头,便继续问道:“红姐姐,你急匆匆的去哪里啊?”

“我有点急事,你快进去吧,你虞姐姐和香姐姐在里面呢,谷主不会为难你的!”一品红继续安慰道。

花如烟“奥”了一声便转过身向殿内走去,一品红见花如烟步入店内,也转过身向谷外行去。

如烟进殿后,向赫连翎行了个礼,然后说道:“娘亲!”

赫连翎见花如烟回来了,本是一脸冰霜的脸上缓和了很多,缓缓的说道:“嗯,事情办得怎么样?”

花如烟心里很是害怕,但是也只能把实情告诉赫连翎,立马跪在地上低头说道:“请娘亲责罚,怪如烟没有办好娘亲交代的事!”

赫连翎听花如烟说事情没有办好,便立刻眼冒寒光,怒拍藤椅问道:“为何?没有拿到血参?”

站在两侧的婢女见赫连翎动怒,便纷纷低下头大气不敢喘一下,虞美人和夜来香见状连连给花如烟使眼色。

花如烟见状,也吓得不轻,继续回道:“本已得手,但,但......”

赫连翎见花如烟说话吞吞吐吐,便大怒道:“快说!”

“但是中间出了点差错,我不小心误食了血参!”花如烟硬着头皮说道。心里害怕至极,她从赫连翎身边生活了这么多年,太了解赫连翎的脾气了,有一次因为自己练功走神,被赫连翎一掌震断双臂,疗养了两个月才恢复如初。

赫连翎听花如烟说自己误食了血参,便继续问道:“怎会如此?”

花如烟便把王府盗药,一路追杀到最后被澜枫等人救活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赫连翎。

听花如烟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完,夜来香便道:“谷主,如烟此次深入险境,有幸被人相救,更何况血参被如烟所用,如今完好回来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赫连翎沉默片刻,心想:血参百年难得一见,固然重要,但是听闻如烟此次的经历,人能平安回来,也不必追究了,但是也要惩戒她办事不利。

“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不过念你是初次,便罚你去怒花崖底插花半月,没我命令不许上崖!”赫连翎教训道。

花如烟见赫连翎并没有重罚自己,有点受宠若惊,这时虞美人见花如烟愣在当场,便提醒道:“如烟,还不谢谢你娘亲。”

这时花如烟才反应过来,便连忙行礼道:“谢娘亲!”

赫连翎一脸严肃挥挥手道:“下去吧!”

花如烟起身慢慢退出殿内,走出殿外,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下了,如释重担,心情立马好了,向怒花崖底行去。

十方城内沸沸扬扬,热闹非凡,路上行人穿梭在街道与小巷之中,比肩继踵熙熙攘攘,现已是春意盎然,路两旁的桃花鲜艳无比,把整个城内街道装饰的就像一个精彩绝伦的世外桃源。

澜枫和婉儿走在街道上,婉儿看见很多新奇的玩意儿都要上前看一看,澜枫没办法,也只能当作一个陪同的下人跟在后面,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

街上的叫卖声不绝入耳,摊前的小贩脸上各个都露好似吞金兽的笑容,婉儿的好奇心比较强,跟着澜枫这些日子,性格也随着开朗了起来,虽然平日里还是对澜枫毕恭毕敬的,但是已经没有了当初卑微的样子。

澜枫见婉儿近日性格有所转变,心里也踏实了许多,毕竟不想让婉儿一直对自己心存感激,长久卑微的活着,毕竟婉儿是生在大户人家,众人拥护的环境下,遭到家族变故导致无家可归,定是受了很大的刺激,如今情况转好,也算是好事一桩了。

“公子,你看这个好看吗?”婉儿跑到一个卖首饰的小摊前,手里拿着一个银色雕纹耳坠,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澜枫跟着婉儿东奔西跑,两条腿都快跑断了,见婉儿拿着一对耳坠,然后看了看婉儿爱不释手的样子,便回道:“好看!”澜枫明显说的很勉强,不是因为这耳坠不好看,而是摸了摸自己的钱袋,真心没有多少银子。

“嘿嘿,这位姑娘长得如此标致,这副耳坠简直就是为姑娘量身打造的啊,哈哈!”首饰摊小贩呲着缺了一颗门牙的大嘴笑嘻嘻的说道。

婉儿见澜枫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便撅嘴道:“我又不买,看把你吓得!”

澜枫见状,立马解释道:“唉?我......我没说不买啊!”

“真的啊?这么说,你给我买喽?”婉儿立马笑出花来,洋洋得意道。

“嘿嘿,公子,你家这位姑娘真是有眼光啊,这耳坠可是我这些货里面最好的!”小贩见面前这两位妥妥要买这副耳坠了,赶紧试着把价格抬高,能赚一笔是一笔。

澜枫见状,一不小心又被婉儿套进去了,又见小摊话中抬高这副耳坠的价值,心想这回要倒霉了。

“唉,多少钱啊?”澜枫一脸无可奈何的问道。

“嘿嘿,不多,三两银子!”小贩皮笑肉不笑的呲着缺牙的嘴说道。

二人听后睁大眼睛愣在当场,半天澜枫才反应过来,扯着嗓子门叫道:“啥破玩意儿值三两银子?打劫啊你?”

小贩笑嘻嘻的说道:“公子,这一分价钱一分货,你看这纹路,这雕工,稳值啊!”

“得得得,别说没用的,就说多少钱能卖?”澜枫只能试着压低价格,心想这小贩是见财起意,算是栽了。

“唉唉,公子,这样吧,二两八钱,你也别让我为难啊,我这上有老下有小,一家人等我养活呢,不能让我赔钱不是?”小贩嘿嘿的笑着道。

这时澜枫被人轻轻的撞了一下,澜枫见一个灰头土脸的乞丐在身后路过,然后大骂道:“走不没长眼睛啊?”

那人回过头来赶忙道歉说道:“对不住对不住!”澜枫见是个乞丐,也不好为难,便不再理他。

便回过头来见小贩就给便宜了几钱,婉儿又如此喜欢,便也不好再争执,心想就这样吧,买完赶紧走,便说道:“你个黑心商,行,我要了!”狠狠的白了小贩一眼,便掏腰间钱袋付钱。

不想摸了几下,立马焦急起来,婉儿见澜枫从身上翻来翻去的,心想这家伙不想给自己买这副耳坠,假装找不到钱袋。

“公子,这耳坠我不要了!”婉儿不开心道,便把耳坠放回摊上。

小贩见澜枫在身上翻来翻去,也以为澜枫不想给婉儿买这副耳坠,便一副瞧不起人的样子在那里说道:“唉,我说公这位公子,区区几两银子,至于这样吗?你若嫌贵,我再给你便宜点,二两银子拿走!”

澜枫见二人都误会自己了,便把婉儿拉到一旁悄悄的说道:“钱袋真丢了!”

婉儿见澜枫一脸正经的说道,便知澜枫所言非虚,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公子,钱袋什么时候不见的?”

澜枫若有所思的回想了下说道:“刚刚我们来到这摊前的时候还在!”澜枫心想,刚才婉儿问自己耳坠好不好看的时候,自己还摸了摸钱袋呢。

婉儿“奥”了一声,然后说道:“那就对了,公子,刚才撞你的那个人.......”

被婉儿这么一提醒,澜枫突然想起来,刚才撞自己的那人,手里好像有个跟自己钱袋很像的东西,然后赶紧四处张望,看看是否还有那人的影子,暗暗怒道:“敢偷老子的钱,别让我再见到你。”

婉儿见澜枫如此失落,便安慰道:“公子,别生气了,我们走吧!”

澜枫四处张望了下,见不到那人的影子,只好作罢,跟婉儿向前走去。

街角四巷人来人往,路边小店也是客流不断,澜枫和婉儿二人身无分文,现已是晌午时分,肚子不停的打鼓,正在想办法怎么能填饱肚子。

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人群稀少的小巷子边,这时澜枫听见巷子里面有人求救的声音,澜枫和婉儿相视一眼,然后悄悄的走到巷子口的墙角处,偷偷的看向巷子里面是什么情况,二人定睛一看,一位身着白色束装,长得眉清目秀,不经风月,好一位俊俏的少年。腰间悬挂白玉竹笛,手中拿着一把折扇的公子站在一个打扮成乞丐模样的人面前,那乞丐鼻青脸肿的跪在地上不停求饶。

“少侠饶命啊,小的被生活所迫,所以就...就借了公子几两银子......”那个乞丐模样的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

“哼?借?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把偷东西说的这么清新脱俗的!”那位白色束装的男子打开折扇摇晃着说道。

“少侠就可怜可怜我吧,就当救济一下我这个孤苦伶仃的乞丐,我就偷了这一次,以后再也不敢了!”乞丐可怜巴巴的说道。

“哼?救济你?我跟了你几条街,你偷了好几个人,居然还敢说就偷这一次?”白衣男子怒视跪在地上的乞丐。

“额,额,少,少侠,那你看我把钱给你就是了,求求你饶了我吧,下次再也不敢了!”乞丐说着便从胸口掏出一个锦囊,欲要还给那白衣男子。

澜枫和婉儿在街角看着,婉儿有些同情那个乞丐,便悄悄的说道:“那白衣男子不像一个缺钱的样子,为何这般为难一个乞丐,真是可恶!”

澜枫见婉儿又起恻隐之心,便说道:“先看看再说,那乞丐我好像在哪见过!”

就在这时,从澜枫和婉儿身边飞奔过来几个大汉手持大刀冲向巷子里面,六七个大汉把白衣男子团团围住,这时那跪在地上的乞丐,肃然起身,手中的锦囊也一并收了回来。

“哼,是哪个不长眼的,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其中一个大汉一脸杀气的叫道。

“呦,人还不少啊,看来真被我猜中了,还真是的假乞丐!”白衣男子摇曳着手中的折扇,笑眯眯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颇有临危不乱的气势。

“哼,臭小子,今天遇上我算你倒霉,如果识趣的话就速速离去,免得因为区区几两银子丢了性命可划不来!”那个乞丐打扮的人很明显硬气了许多。

白衣男子见状,沉默了片刻,长叹一口气道:“唉,今日真是倒了血霉了,清晨喝凉水塞了牙,这时还有人为了几两银子欲要自己的性命,各位大爷,你们平日里定是得了不少钱财,今日小弟身无分文,求各位大爷也救济下小弟!”

澜枫突然想起来,那乞丐便是撞了自己一下的乞丐,没想到是个盗匪,澜枫又看向白衣男子,婉儿这时也看到一群人把白衣男子围了起来,他们的谈话澜枫和婉儿听的一清二楚,而且明显这些人就是跟那乞丐是一伙的,这时又有些担心起那白衣男子。

“公子,那白衣男子怕是要遭殃了,我们快去救救他吧!”婉儿看向澜枫,有些担心的说道。

澜枫早就看出那白衣男子内力不俗,便说道:“先不用担心,我们见机行事!”

这群大汉听见白衣男子说要救济下他,勃然大怒,一个大汉说道:“臭小子,我看你是活腻了,竟敢跟老子要上钱了,看来不收拾一下你,你不知道天高地厚!”

随着一声大喝,这名大汉提刀上前欲踢向白衣男子,没想到腿还没碰到人,白影一闪,那白衣男子瞬间移到这大汉的后侧,然后手中折扇向大汉的关门穴一点,那大汉噗通一声倒地不起。

众人见状,心中一惊,立马握紧手中的大刀,随着那乞丐打扮的人挥手喊道:“给我上!”

众人举刀砍向白衣男子,大刀快要看到白衣男子的时候,那男子身形低下,从刀下穿过,白影一闪,从人群中退出。

那几个大汉见没砍到人,便赶忙回身继续猛砍白衣男子上盘,这时那乞丐模样的人飞身上前,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一把白色粉末洒向白衣男子,那白衣男子见状,里面用折扇扇了几下,躲过那些白色粉末,与此同时,那乞丐又从袖中飞出一根毒针,射向白衣男子,白衣男子招架大汉砍来的大刀,迅速闪躲,但是躲闪毒针已是来不及。

澜枫和婉儿在墙角看着,婉儿见那乞丐用飞针刺向白衣男子,便急切的说道:“公子......”

这时澜枫已经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个石子,然后飞快弹出。

“叮”的一声,毒针被一个石子打中,毒针飞出,刺向其中一名大汉,那名大汉中针后倒地不起,嘴里冒出白沫。

众人见状,吓了一跳,白衣男子用眼睛扫了一眼巷子口的地方,便立马回过神来,众大汉又举刀砍向白衣男子,白衣男子心想:还是速战速决吧,刚刚轻敌了,若不是有人相救,恐怕已经遭这乞丐的暗算。

随后飞身而起,手中暗蓄《玉鼎神功》内力,向那几个大汉重重的击出几掌,掌风形如破竹,力大无比,那几个大汉已来不及躲开,纷纷中招,被掌风震得飞出老远,倒在地上口吐鲜血。

那乞丐模样的见状,吓得双腿颤抖着欲要逃跑,白衣男子飞身上前,一把抓住那乞丐模样的人说道:“好手段啊,居然在我眼皮子底下叫来救兵,还有竟敢暗算我?差点栽倒你手里,今日我得好好管教管教你!”说完便用脚猛踢了那乞丐的两条腿,那乞丐噗通的一声跪在了地上。

“少侠,少侠,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吧......”那乞丐模样的人跪在地上不停的求饶。

这时白衣男子突然想到了什么,便转身向巷子口说道:“二位请出来吧!”

澜枫和婉儿知道那白衣男子说的正是自己,便从墙角出来,走到白衣男子和乞丐模样的人面前,看了看地上横七竖八的大汉,澜枫笑道:“这位公子武功真是了得啊!”

“呵呵,小生不才,适才若不是兄台相救,恐怕我就遭了这歹人的暗算了!”白衣男子抱拳行了个礼。

澜枫也赶忙抱拳回礼笑道:“区区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白衣男子行过礼后抬眼看了看眼前的二人,男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气宇不凡。这女的长得简直是沉鱼落雁,粉妆玉琢,貌似仙子。白衣男子被婉儿的容貌迷失自我,颇有一见钟情的感觉。

澜枫见白衣男子一脸花痴看着婉儿,婉儿被这白衣男子看的羞红了脸,微微低下了头,澜枫见状,赶忙咳嗽了一声。白衣男子一惊,赶忙回过身来,白衣男子略感有些失礼,赶紧找些话题缓解尴尬,便说道:“二位真是郎才女貌,适才有些失礼,还望海涵!在下慕子阳,还未请教二位怎么称呼?”

澜枫见这白衣男子对婉儿略有好感,无奈的笑了笑说道:“子阳兄,在下李澜枫,这位是我妹妹婉儿!”

婉儿听澜枫说自己是他妹妹,又好气又开心,开心的是他把自己当成了亲人,可是又不知道为什么好气。

慕子阳见状,听李澜枫说身边这位女子是他的妹妹,便不知怎么原本紧张的心竟然开心了许多,然后说道:“李兄,婉儿姑娘。”

地上的乞丐跪在地上抱着双腿撕心裂肺的叫喊着,慕子阳转过身来对着地上的乞丐说道:“今天小爷我高兴,就饶了你的狗命!”说完便去那乞丐衣服里面掏自己的锦囊。

可是这么一掏带出来大大小小六七个小袋子,子阳和澜枫等人愣在当场,没想到这人竟然偷了这么多,子阳上前看了看说道:“好家伙,竟然偷了这么多?还有没有?”

那乞丐颤抖着从衣服里面又掏出来一个袋子和一块红布,子阳拿起那块红布定睛一看,这竟然是一个肚兜,对着乞丐大骂道:“你他娘的连肚兜你也偷?”

婉儿见状里面羞红了脸,转过身去,澜枫见这乞丐偷了这么多东西当中,竟然有自己的钱袋,上前拿起自己的钱袋说道:“果然是被你偷来了!”

子阳见澜枫的钱袋也被偷来了,便说道:“没想到李兄也遭了这狗贼的暗算!”澜枫点了点头。

这时子阳手里还拿着红色肚兜,突然反应过来,把肚兜扔到一旁,然后把地上所有的钱袋都拿了起来说道:“这些啊,就当是你孝敬本小爷的吧!”

那乞丐见状,也只能哭丧着脸连连点头,心想:还是留条命重要啊。

子阳和澜枫纷纷起身,澜枫带着婉儿欲要离开,子阳赶忙问道:“不知李兄要去哪里呢?”

澜枫说道:“在下有要事在身,去鲜卑部落一趟,子阳兄,后会有期。”

子阳见澜枫和婉儿欲要离去,便又说:“李兄有何要事啊,去鲜卑路途遥远,也不差这一时半刻,此时我相信婉儿姑娘也该饿了,何不吃些东西再上路呢?”

婉儿见慕子阳风度翩翩,幽默风趣,也甚是有几分好感,澜枫听子阳这么一说,也有些道理,便说道:“好,那正好能喝上几杯!”

子阳见澜枫如此畅快,便大笑道:“好,走!”说着二人便一同向前走去。

婉儿站在当场,见二人向前走去,生气的嘟囔道:“真是可恶,一提到喝酒,什么都忘了!”然后赶忙追上前去。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