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碗时老公从后面进

第四十五章 【367】凤鸣九天,谁说落毛凤凰不如鸡!

辉常打的力量2020-04-13 03:57:4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冰寒皱了皱眉,他虽然并不怕事情,但却不喜欢惹事情。小说首发尤其是在游戏里面,由于这里根本没有什么法度的管理,很容易遇到一些死缠烂打的玩家,到时候,是烦都能将人给烦死了。

  但很明显,青栩双目之光芒一闪,想要再次冲去。

  云灿急忙将青栩拉住,“青栩,别那么冲动。你现在看看,这二十几个人,可不全都是白天你干掉的那些,里面多了十来个陌生的面孔。尽管其他那十几个已经不成威胁,但这陌生的人明显是他们找来的,实力应该不会太低。我看,咱们最好还是不要和他们再次起冲突,否则的话,对我们未必有什么好处。”

  莫为也说道“没错。再者,咱们还带着冰寒兄弟,真要是打起来了,恐怕照顾不了他。”

  青栩恨恨地说道“,我看到这些人,想弄死他们。只杀他们一次,难解我心头之恨。今天先算了,等明天,我一定要找机会,再把他们给干掉一次不可。”

  冰寒摇了摇头,“依我看,还是算了吧杀来杀去的,影响的是大家的修炼进度。你们想想看,不管最后结局是什么,你们都浪费了时间。有这个时间,恐怕别人的修炼早已经超到你们的前面去了。所以,与其现在记恨着这些,还不如尽快修炼。”

  听了冰寒的话,几个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觉得冰寒说的的确是正确的。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咱们先不去这矿洞了。”卟噜酥醋说道。“现在有了青鸣剑,算是在外面修炼,速度也不会太慢的。只不过,这没有足够实力的野兽的话,还是会影响我们的速度的。要不,咱们换个地方看看”

  “你们去找其他的地方修炼吧”冰寒对他们说道。

  “怎么,你不走吗”

  “我和你们不一样,与他们无冤无仇,所以,我还是打算要去那矿洞里面去看看。虽然没有了你们五个,我不能深入到矿洞的里面去,但在外面继续挖挖那些特殊的材料,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你们也看到了,这材料可是绝对的宝贝,能自己拿到,当然还是不给别人留下的好。”冰寒嘿嘿地笑道。

  “也好”青栩说道。“不过,你可千万小心。都说这林子打了什么鸟都有,这游戏里面也是,人多了什么人都有了。要是看情况不对,兄弟你赶快退出来,给我们发消息。”

  冰寒点了点头。

  青栩他们几个看了看洞口那边,然后悄悄地退开了。

  见到他们几个离开,冰寒这里也并没有立刻前往废弃的矿洞。因为那二十几个人虽然有几个人进了矿洞,但还是有一些留在外面的。主要是不知道他们是什么目的,冰寒也不想直接只身犯险。万一到时候说不清楚,被对方直接给干掉了的话,那自己可真的是冤大了。

  没过一会儿,那些人全都进了矿洞了。

  瞪了一阵子之后,冰寒这才慢慢地向那矿洞的洞口走了过去。他尽量装着自己只是过来这边挖矿的,希望不会引起对方的怀疑。

  但等他到了洞口的时候,发现在距离洞口不远的深处,完全没有任何人的踪迹。也是说,那些玩家都已经直接深入到矿洞的里面去了。冰寒不由得想到,也不知道他们遇到那些老鼠没有。这要是遇到了,恐怕这二十几个人也剩不下几个了。冰寒并不觉得那些人因为人多,可以伤害到那些老鼠。

  总之,不管那些人到底是死在里面,还是干掉老鼠最后出来。这和冰寒都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他来这里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当然是为了要将剩余的那些特殊的物质给挖出来,哪怕是先存在自己的钱庄里面,那也是好的。多多少少,这也算是相当不错的宝贝了,即使是到时候卖掉,想必也是较值钱的东西。

  见现在这矿洞的外围已经没有人了,冰寒也没有在继续等着,毕竟时间越来越晚,他拿着手的矿铲,再次继续在这矿洞的洞壁,开始挖了起来。在这空旷的矿洞里面,矿铲敲击洞壁的声音特别的明显,甚至可以传出去相当的远。

  不过,一想到这里的特殊的物质,冰寒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在他看来,自己与对方无冤无仇,算是他们出来了,看到自己,那也没有什么的。最多,也是将自己赶走,不让自己继续在这矿洞里面挖掘罢了。

  冰寒在这里大约挖了有十分钟左右,矿洞的里面才传出脚步声,同时,矿洞的深处也出现了火光。在这样的矿洞之,算是白天,想要深入的话,都是需要有火把才行的。看到火光,自然说明刚才进去的那些人,已经又返回来了。至于是遭遇到了老鼠,不得不退出来,还是因为听到了这边冰寒挖掘矿石的声音,那不知道了。

  但既然对方已经出来了,冰寒也暂时先停止了继续挖掘。

  从里面出来的人数看去不少,火把足足有十来个。根据冰寒的推算,对方不是没有遭遇到老鼠是在遭遇之后同样全身而退了。不然的话,这里面二十多人有十几个都是重伤未愈的状态,不应该会这么从容地退出来,也是说,云灿推测的没错,后来加进来的陌生的面孔的确是实力不错的人才是。

  当那些人走过来之后,冰寒发现的确对方并没有有任何的减员现象,二十几个人应该是都在的。同时,见到冰寒一个人拿着火把在矿洞的洞口这边,那些人也是有些发愣。估计是他们觉得冰寒出现在这里有些不可思议,毕竟能够一个人在晚出现在这边的废弃的矿洞里,没有点儿实力是肯定不行的。

  不过,这些人看了看冰寒手的矿铲,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拿着矿铲在这里的,那很明显是在挖矿的。可这里是废弃的矿洞,是不会有什么矿石产出的。更主要的是,采集矿石是生活职业技能,一个这样的人,不应该会有太高的实力。那么,他们怀疑的是,冰寒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但最终,这些人还是没有说什么,毕竟冰寒是一个人,他们二十几个又不认识冰寒,没有必要和冰寒产生什么交集。

  但在他们即将要越过冰寒,离开矿洞的时候,有一个人回头仔细地看了看冰寒。

  “你是和青栩他们几个在一起的那个人”

  冰寒一愣,自己和青栩他们五个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算长,尤其是晚也没有遇到过几个玩家。所以,对方竟然知道自己和青栩他们在一起过,冰寒感觉这似乎不是什么较好的感觉。而且,这语气里面明显不是那么和善。

  但冰寒也并没有否认,说道“我的确是和青栩他们几个见过,但我只是请求他们帮助我来到这个矿洞而已。现在,他们到底去了什么地方修炼,那我不知道了。”

  这时,其一个人走过来,对冰寒说道“我不知道你和到底和青栩他们是什么样的关系,我也不打算要知道。不过,如果你有他们的好友的话,不妨可以通知他们一声。今天的事情,总需要做一个了断,不想浪费时间的话,明天早龛镇东门外,不见不散。一对一的单挑,无论输赢,今天的事情,都一笔勾销。本来,是打算在这里和他们了断一下的,不过看来,他们应该是已经离开了,那明天吧”

  说罢,那个人带着这二十几个人径直从废弃的矿洞离开了。

  留下冰寒一个人,先是愣了愣,但随即给青栩去了消息。

  双方是敌对的关系,是无法进行联系的,冰寒虽说不希望青栩他们因为这个耽搁修炼的时间,但如果不告诉他们的话,似乎又有些挫了他们的锐气。至于明天到底要不要去,这个还是让青栩自己决定的好。

  青栩的回复很快。

  “明天一定按时赴约,放心”

  看到这里,冰寒知道青栩是肯定不会躲避这样的挑战的。而且对方也很是聪明,并不打算一直死缠烂打,要一次性个高低。这样一来,以后大家也不用相互防备,可以继续安心修炼。同时,这也算是一种意识之的江湖规矩,别看说是一笔勾销,但明天失败的那一方以后在见到对方之后,肯定都会有一定的心理影响的。

  对于这些,冰寒并没有想那么多。

  龛镇不过是自己现在的一个路过的地点,青栩他们也仅仅是刚刚成为自己的朋友而已。他并不觉得青栩需要自己提醒什么,尤其是现在又有了青鸣剑在手,怕是青栩的实力又提升了几分。白天的时候,都可以以一己之力,追杀十几个人。明天不过是单对单的挑战,在众目睽睽之下,对方也不至于会反悔到发展群战的程度。所以,青栩的胜利机会还是极大的。

  既然没有什么事情了,冰寒当然要将自己的事情做完,几乎是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他才将两把矿铲彻底的全都用断了。不过,收货也是不小的,和次一样,每一把矿铲的折断,都会给冰寒带来六块那种物质的收入。在冰寒的口袋里面,他又得到了十二块那种物质。只不过,还是和次一样,他完全无法得知这种物质的名字,铁匠也根本没有要告诉他的意思。

  “知道不知道都无所谓了,反正这些东西是宝贝好了。将这些先留着,以后遇到了更好的材料,再来进行制作,应该可以得到更好的装备吧”

  有了今天的青鸣剑出现,冰寒觉得,只要以后可以拿到更高级的材料,应该一定可以得到更好的装备的。因此,一来他不会在龛镇继续停留,二来暂时也没有继续制作装备的打算,这些自然要先存到钱庄里面去了。

  从废弃的矿洞回到龛镇的路,冰寒还算较幸运,并没有遇到什么较麻烦的野兽。当然,冰寒也不是那么傻的,他知道野兽都是有自己的范围的。在出来的时候,他没有招呼青栩他们来帮助自己,不仅仅是不想麻烦他们,主要的也是想给自己一个锻炼的机会。毕竟,以后很多事情还是需要自己来做的。只有能够更好地闪避野兽的仇恨范围,才能给自己创造更多的机会。

  尽管这样,他还是遭遇了三五次的野兽的,好在有了青鸣剑这样的利器,虽说独自消灭这种夜间有了力量加成的野兽是不可能的,但想要拖到离开仇恨范围还是足够的。

  这样,冰寒是有惊无险地从山林里面回到了龛镇。

  将材料存到了钱庄之后,冰寒再也没有继续留在游戏里面,直接便下线去休息了。

  离开游戏,周广齐发现都已经到了半夜十二点之后了。可以说,算他在工作的时候,一般也是不需要这么晚才休息的。这还是头一次玩游戏到这么晚,因此他有些不习惯,反而有些睡不着了。

  他起身走出卧室来,准备去找点儿喝的东西,偶然发现庄瀚的卧室门内竟然还有灯光泄漏出来。这说明,庄瀚到现在也是还没有休息的。周广齐不由得笑了笑,心暗道看来,也是一个特别喜欢游戏的家伙,这么晚了还不睡觉。

  当然,周广齐也不打算去劝庄瀚,自己这不也是才从游戏里面出来嘛

  在冰箱里面,周广齐拿了一罐饮料出来,往自己的卧室里面走。在这个时候,庄瀚的卧室门突然响了一下,然后从内打开了,庄瀚走了出来。

  周广齐下意识地扭头向那边看了过去。

  但他这头刚刚扭过去,还没等看清楚,那边庄瀚迅速地又将卧室门给关了。不过,在那短暂的一瞥之下,周广齐眨了眨眼睛,有些发愣,然后用手揉了一下眼睛,自言自语地说道“好像,这小子穿着的是粉色的睡衣”

  ,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