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碗时老公从后面进

第四十七章 爆!爆!爆!

辉常打的力量2020-04-13 00:37:4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两家定亲后,唤儿与肖洛亭走动多了起来,感情WWw..lā.眼见肖洛亭要归家立业,二人难分难舍,这才在宇儿的提议下准备成亲,让肖洛亭带着唤儿一起返回庐州,过他们安稳的小日子。

  小七程自歌本不愿意唤儿这么早出嫁的,不过知道这是宇儿的主意,便立马点了头,宇儿对这个妹妹这些年来有多费心思,小七是看在眼里的,既然宇儿决定让唤儿成亲,那就是说唤儿成亲,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夏荷也劝说丈夫同意,毕竟程家大夫人这几年,脾气越大了,宇儿定不愿唤儿再留在程家,免得一个看顾不周,让她受到什么伤害,到时候他们夫妻也不好看。既然如此,还不如十里红妆,将把唤儿交给肖洛亭,让她安安生生地到肖家当儿媳妇去。虽说,以如今程家的门第,唤儿嫁给肖洛亭算得上是低嫁,但只有嫁入这样的人家,才能保证对方不会因为唤儿的庶女身份而小瞧了她。

  唤儿出嫁这日,程家大门挂红,二门挂彩。宇儿、文轩、瓜儿、贾氏家七岁的简儿,与小七家的一女二子,团团围着肖洛亭叫姑父、姐夫的讨喜钱,满面红光的肖洛亭出手极为大方,每个红封里,都是一对小金珠,给唤儿做足了面子。

  宇儿和文轩如内宅,见到已然盛装打扮的唤儿,文轩真心赞道,“唤儿今日,真是好看极了,待会儿定叫妹夫看呆了去。”能给被自己叫了好几年的洛亭哥叫妹夫,文轩心中极为满意,他现在十分能体会到春荣小舅舅每次给爹爹叫妹夫的心情了。只一个字,爽!

  唤儿面若桃花,眼角微红地起身上前拉住两个哥哥的手,心中欢喜,悲伤,不安,总之,一团乱。

  宇儿看着娇小的唤儿,心中不舍,可娘亲像唤儿这样大时,已独子带着自己和弟弟,在北沟村落户撑家了。所以,唤是大姑娘了,宇儿再一次坚定了这个信念,不过还是开口安慰道,“莫慌,你只管安安心心地做新娘子,剩下的事情,都交给我和你二哥。”

  文轩满面含笑,扫过众人的眼神却是冷厉的,朗声道,“妹妹嫁去肖家,若是他们敢欺负你半点,你就写信回来,二哥去给你报仇,断了肖家的生意,砸了肖家的饭碗!”

  屋中和门口过来迎亲的几个肖家的仆妇丫鬟都低着头不敢吭声,唤儿身边的丫鬟都挺起腰杆,一脸自豪。

  唤儿笑了,满脸傲气道,“二哥放心,被你们亲手教了这些年,妹妹我也不是泥捏的,任谁也不能把本姑娘欺负了去!”

  宇儿和文轩欣慰笑了。

  “让我进去,我要进去,唤儿,唤儿,不要走,不许走!”程自牧在院门口,不开心地大声叫着,小厮不敢用力拦着,但是没有宇儿的吩咐,也不敢让程自牧进来。

  宇儿见妹妹听得眼圈红了,便抬手让人放了程自牧进来。不管程自牧以前如何,这些年他跟唤儿也算是住在一处、玩在一处的。如今唤儿出嫁在即,他又不能出现在人前,在这里与唤儿道别,也算是圆了他们的父女情分。

  因人傻了,便没有烦心事,十年样貌丝毫未老的程自牧快步跑进来,偷眼看着冷飕飕的宇儿和文轩,溜边儿跑到唤儿身边,拉住她的手,委屈道,“唤儿,你要去哪里,爹不让你走。”

  看着俊秀的爹爹,唤儿觉得自己不像女儿,更像是姐姐。她点脚抬手,温柔地给父亲整了整衣领,“爹,女儿要嫁给洛亭哥哥,跟他去庐州了,以后会回来看您的。”

  程自牧凤眸带水,呜咽道,“不要!不要,唤儿走了,谁跟我一起去买好吃的,谁跟我玩!”

  因夏重霜四处找人,给程自牧做了几个堪比真牙的假牙,如今他这副样子,看起来真是养眼极了。唤儿破涕为笑,“还有七叔家的田儿,其颢和其然呢,他们都能陪着爹爹一起玩的。”

  程自牧两眼一泡泪,更觉得委屈了,“其颢和其然嫌我慢,不跟我玩儿;四弟妹不喜欢我,也不让田儿跟我玩。”

  现在的程家当家人是四叔,四婶已今非昔比,情绪也敢表露在脸上,她的确不喜欢父亲,唤儿默然,求助地看向大哥。

  正在与文轩商量事情的宇儿,对程自牧毫无半丝同情。当年,是母亲格外手软,才让程自牧活下来,又因小七叔心善,程自牧到如今衣食无缺,在宇儿看来,已是格外的开恩了,想要让他替程自牧做主,根本就不可能。

  一时,屋中陷入尴尬的静默。

  程自牧敏锐地感觉到宇儿的不开心,也不敢再大声哭闹,只拉着唤儿的衣袖无声哭着。一身华服的夏荷和程自牧的妻子蒋氏带笑走了进来,蒋氏看到丈夫,眉眼带笑的上过去,拉着他的衣袖,亲切抱怨道,“原来你已经来了,我找了你许久。”

  程自牧不愿让她拉着,用力甩开,“我才不要你找,你走开,我不要和你玩儿。”

  蒋氏笑容不变,她本就不在意程自牧,不过是做样子给人看罢了。既然众人看到了,是程自牧不要她陪着,就完全够了,蒋氏转头,心安理得的以母亲的身份关怀唤儿一番。

  唤儿乖顺地一一听了,夏荷又上前叮嘱她路上要注意的事云云。不多时,院外鞭炮声响起,吉时到了。

  喜娘上前,引着新人到外院,拜过长辈,盖上鲜红的盖头,唤儿便要出门了。

  程自牧见唤儿真要走了,撇嘴又要哭。小七皱皱眉,宇儿一个冷眼杀过来,程自牧硬生生地捂着嘴憋住,程大夫人见状,气得抖,蒋氏眼底却是幸灾乐祸地欢喜。

  宇儿走到妹妹身边,俯下瘦高的身形,稳重道,“唤儿,上来,我背你上轿。”

  唤儿点头,小心趴在大哥背上,被他稳稳托起,走出程家。程家老少,对他这般举动,除了程大夫人,无一人有反对的念头。唤儿虽有几个堂兄,但是哪一个,也及不上周存宇这个义兄的分量。

  更何况,在场的程家人,都心知肚明,周村宇乃是程自牧的亲生儿子!这也是为什么程自牧傻了,也没人敢明面上欺负他——就算周大将军的长公子、青山商记的少东家再不认,程自牧,也是他的亲生父亲。

  宇儿背着唤儿走到程家大门口时,觉到背上的湿意,心中唤起柔情,微笑着低声道,“傻瓜,哭什么。跟着肖洛亭去吧,万事,有大哥在。”

  他这一笑,引得大门口看热闹的小姑娘们情不自禁地双颊绯红,芳心乱跳。

  原来,周大公子笑起来,竟真的令百花失色,比她们心中幻想的,还要帅上许多倍啊。

  人群中,更有两个靠卖公子美人画像为生的画师,双眼大亮,转身便跑,心心念念地想着要将这登州第一美男子的笑画出来,卖个大价钱!

  小七看着宇儿引起的轰动,摇头对身旁的夏重潇叹息道,“咱们老啦,真的老啦。”

  依旧是一身潇洒的夏重潇冷哼一声,“便是没老的时候,你也没这能耐。”

  小七噎住,“好像是啊,咱们谁都没这能耐。这批孩子里,将来有这能耐的,也只有文轩了。”

  两人目光,落在已然十五岁的文轩身上,这孩子的相貌,比之宇儿,丝毫不差。

  而且,再看他身旁围着的几个小丫头,两人又对视而笑,小七感叹道,“周二嫂或许不用为文轩的婚事操心了。”

  被叽叽喳喳的刘小妹和夏宁围住的文轩,教养和性格使然,面上依旧平静,但内心实则是无比崩溃的。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