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碗时老公从后面进

第二十七章 互斗7

辉常打的力量2020-04-14 09:57:3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让你这么一说,你有只有在他祭祀白帝蓐收的时候,才能刺杀,那个时候,他在祭台上,问题是祭台外边三十里都是空旷地区,视野更加开阔,更加不可能。”天杀说道。

“这个可坑新还是比较高的,祭祀是一件很隆重的事情,那个时候,咱们见到的费机才是真的,费机再怎么着,也不敢这个时候使用替身,哪一个那个时候他一动不动,倒是射杀他的好机会。”莫问天看着地图,指着一个山丘说道:“这个地方最好,就它了。”

“这个地方距离祭台三十里,据我所知,一般射手就是一百步,能射到五百步的,已经是金甲修士,就是你的射术好,不过是五里,也不过两千五百步,何况射的越远,精准度就越差,三十里需要一万五千步,这不可能。”天杀摇头说道。

“怎么就不可能,夷王曾经射杀九日,不止三十里吧,把你的心放肚子里,我自有办法。”

“夷王落九日那就是传说,这个你也信。”天杀小声嘟囔着,不过也没有在说什么,这些日子跟着莫问天,学到了不少东西,可以说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期。但是莫问天的脾气也摸透了,那就是一个犟驴,认准了的事情,一条道走到黑,现在这小子很霸道,自己也打不住了,讲道理讲不通就拳脚伺候,打服了就算通过了。

“费机也是认为不可能,所以才存在可能,那里没有防守的兵卒,咱们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可惜了,费国太大,距离青林山有些远,要不然把费国灭了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完全可以将他们的高层一锅端了。”

“姐夫需要真被什么,我这就准备。”柳白衣没有说什么。

“没有什么可准备的,把垂百变那几个小子叫来,该他们干活了。”

垂百变等人过来,莫问天正好画好图纸,这些人都是工匠好手,看了图纸以后也皱了皱眉,两支将的箭镞就三尺长,上面还是挂着倒钩。

“这两支箭打造出来,绝对的霸王箭,至少也得三丈,老大,使用什么材料?”

“普通的材料就行,只是符箓刻画比较复杂。”

“那都是小事,许文平和姜兆林就是干这个的。哇好大的复合弓弩,这需要什么材料?”

“这玩意没有多大用处,也就是攻城略地使用的,对于咱们来说属于鸡肋的设计,但是对付费机,确实是好东西,用木头吧,制作一个一次性的没有问题吧。”莫问天问道。

“没有问题,我的技术绝对是独一无二的。”垂百变叫上几个人,跟着他去砍伐树木,许文平则手一晃,一个丹炉就出现了了,将一些低等的材料扔进炼丹炉里面熔炼,然后开始制作模具,制作好模具之后,姜兆林就开始在上面刻画阵法,姜兆林动作非常快,又不用引动灵力,只是刻画线路,在箭镞上呈现花纹就行了。

“许少,要是让丹楼知道你用炼丹炉当熔炉用,肺得气炸了。”姜兆林一边一边说。

“说告诉你那是丹炉了,我这个就是熔炉,就他的丹炉是那个模样,我的熔炉就得变个模样呀。你说先有炼丹师还是先有丹炉?”

“先有炼丹师吧,炼丹师可能是用药瞎鼓捣鼓捣出一个药丸子,然后感觉不错,才会寻找适合炼制这种药丸子的器物,然后用逐渐改进,自成一体,成了炼丹之道。”

“亏你还是一个明白人,哥就佩服你推断失误条理分明,就是第一个炼丹师用我们的熔炉炼丹,发现好,改了一个名字叫炼丹炉,我们锻造师还没有跟他们要专利费呢。他们有资格跟我们生气?

在生气,给他们断货,让他们炼不成丹。”许少平说着,提起炼丹炉,把炼丹炉的出单口打开,彤红的液体灌入模具中,一个古怪的箭镞就出现了,然后许文平开始锻打,姜兆林则按照图纸上的符箓刻画,两个人配合无间。

剩余的人帮助垂百变砍伐树木,制作大弩,也就是放大版的九牛震天弩。

小山丘的名字叫断鸡岭,因为整体看上去,这个小山丘就像是一只被砍了头颅的大公鸡,因此而得名。莫问天走在断鸡岭上,天杀和柳白衣跟在后面,他们一个是杀手,一个是侦查高手,对环境很敏感。

“这里很隐蔽,的确适合埋伏,即便是敌人来了,在里面周旋,如果我摸头了这里的环境,就是一千个同等境界的人和我这在里厮杀,我也不落下风。”

“胡扯吧,要我,用弓箭手围住小山,一把火就烧死你了。”我问天指着四周说道。

“算你狠。”天杀脸色一黑,莫问天的招数是够损的。

“我是告诉你,杀手不适合军阵,培养一个杀手不容易,被把你浪费了。”莫问天说道。

“那个七星引魂阵不是很厉害吗,我和柳白衣成了暗星以后,威力可是打了很多。”

“你们九个体质各异,而且开始的时候修行的技法就不一样,也就是巧合而已,要不是这样,我把玄鹰卫和战曲训练成那样,一旦运转,就是真人也会被瞬间杀死,那不就天下无敌了。天盈之,天必损之。”

“这个地方从来没有人来过,至少三年没有人来过这个地方,不过现在费机似乎胆子很小,咱们还是小心一些。”柳白衣说道。

“应该不会,现在神射手的射程也不过五里,那个祭坛在建造的时候就考虑到了用弓箭偷袭的可能。”莫问天说道。

时间过得很快,五天之后,巨大的九牛震天弩造成,整个大弩已经有五十米了,简直就是一个庞然大物,垂百变组装出来,自己都感到震惊,这样的大弩,就是真人境,恐怕被射住了也不可能活命。

箭杆采用的是巨金竹,许文平和姜兆林在大山里面,找了一天,才找到一个满意的金竹。将箭镞固定在金竹上,并且拴上了一个四十里长的丝绸细绳,这绳子不是三米五米,长了就容易断了,许文平和姜兆林想尽办法,利用附录阵法一点点拼接,这才达到了莫问天的要求。

一行十个人上了断鸡岭,将九牛震天弩安置好,隐匿起来,就等着费国秋祭的开始。

秋风飘荡,落叶纷飞,一缕阳光从地平线射出,照在高大的祭台上,费国的秋祭正式拉开帷幕,茫茫草原、山林孕育了无数的兽类,秋季的时候正是秋毫生长,吃的正肥胖的时候,也是人们猎杀野兽,取得他们的皮毛越冬,取得他们血肉果腹的最好时机,祭台周围,彩旗飘飘,到处载歌载舞,一片喜庆的景象。

费机坐在大帐里,却感到心惊肉跳,坐立不安。但是他不得不去参加白帝蓐收的祭祀,蓐收是杀伐之神,只有祭祀了蓐收,秋狩才会开始,他是费国的王,是费部的大首领,这个时候必须参加祭祀朝拜。

“长风,要不然让费劲大祭司全部代理得了,我就不去了。”费机犹豫和很久对弟弟费长风说道。

“大哥那是不行的,那样的话,人人知道大祭司,不是道你这个大首领和国王了,犹如康丁,差点没有把他的中武州玩儿废了,要不是他的儿子子瞿有两下子,武殿就被玄宫压制到低点了,甚至废了。

所以我们敬重各方神灵,但是不能让各方的神灵左右了我们。子瞿的一句话说得对,君权要永远高于神权,神是君王供奉的,就应该为君王服务而不是命令君王。

我认为是很对的,大哥,权力不可旁落,尤其是秋祭这样的大事。咱们夷人,擅长的就是弓箭,弓箭就是狩猎的,这是咱们的根,犹如农耕祭祀春神句芒一样,是盛大的活动。”

“兄弟,你说的有道理。”费机点点头。

“我会带领卫队守护在你的周围,清水洞天的敢来,定会叫他有去无回,我费国勇士的长箭已经饥渴难耐。何况我已经排查了所有参加的族人,没有敌人混进来,并且我已经戒严了十里方圆,除非他们大规模突袭,但是咱们这些勇士也不是吃素的在咱们的地盘上,他们还不敢放肆,而且大规模的军队出现,咱们不会不知道的。大哥放心好了。”费长风说道。

“好,那咱们走。”费机换上礼服,大踏步走了出去,费长风立刻招呼众人保护。

三十里的长廊,费机享受着人们的欢呼,贱民的跪拜,良人的致敬。贵族的赞歌,心情逐渐舒畅起来,也是感觉自己他敏感了,自己这么多族人,清水洞天的人怎会过来,再说了,这里不是青林山,他们的修为不受压制,胜败还在两颗之间。

千里奔袭,清水洞天还不单,四周都是夷人部落,除非他们找事,想着想着,心情开朗起来。

“长风,看来我是多虑了,咱们这么多人,清水洞天的人是不会来的,那个所谓的复仇之神,也不会来的,清水洞天的人来了,一番混战,他们也讨不到便宜,要是他一个人来了,咱们这么多人站着不动让他杀也得把他累死,何况咱们这里这么多的神射手。”

费长风说道:“大哥,还是小心为上。”费机不紧张了,费长风却紧张了起来。紧紧地跟着费机,以免发生意外。

“刚才在大帐里,你还宽慰我,现在自己比我还紧张,现在我想明白了,复仇之神没有那么厉害,以讹传讹完全神话了。一个修士怎么可能抵得住一千多人的攻击?何况莫云无不适好对付的,一定是莫云大意了,才被袭杀。现在咱们不同,咱们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就现在的阵势,就是一只鸟也飞不进来,何况复仇之神是人,放心好了。”费机看着这么多的族人勇士,语气信心十足。

千里孤行复仇神,白衣白马弑乾坤,神刃破开青林地,东夷小人入沉沦!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