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碗时老公从后面进

第四十九章 再次相聚

辉常打的力量2020-04-12 21:17:4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read-contentp*{font-sty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y:none;visibility:hidden;}

  后面的官兵“轰”一声喊成了一片道:“在这里了,贼人在这里了!”然而被翻耕过的柔软田地被白天的雨水一浇,变成了天然的大泥滩,马蹄陷在里面跑不起来,一时间根本没有办法阻截四人。

  宋媞兰计谋得逞,带着柴少宁、雪念慈、上官柔成功上到大路,在这坚实的地面上,马儿可以全速奔行,只要击溃前方路上没有下田的十多个人,就可以突出包围,凭马力逃生。只是留在大道上的十多个人正是这次围剿众人的核心力量所在,要过他们那一关怕是不容易。

  柴少宁不知道宋媞兰还有什么妙计?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抱紧宋媞兰的腰肢,不至于在随之而来的激战中被颠下马,拖累到众人。他从宋媞兰的肩头处望出去,对方冲在最前面的是玄阴圣主,而随在玄阴圣主身边的,竟然是已经许久没有见面的萧逍燕!

  柴少宁在兵马司衙门里就听那道声音耳熟,只是当时没时间细想,这时候一思索,萧逍燕和投靠了顺天王的天盗有杀子之仇,怎么会不利用大军攻伐的机会为儿子报仇?只是在这太原府内却又先遇上了自己这个杀妻仇人。

  至于石瑞,多半可能是留在了后面指挥那另一半向前搜索的人马。

  双方距离迅速接近,宋媞兰大叫一声“柔儿!”

  上官柔双腿一夹马腹,在马越过两位姐姐飞窜而出之际长剑前伸,遥指对手。

  玄阴圣主和萧逍燕早知道柴少宁兄妹个个非凡,但仍是没有想到最先出战的会是这个看上去实力最弱的上官柔!

  两个人大叫一声“还不下马就擒?”,“呼”地跃起,双剑凌空下击。

  然而令两个贼人万万没有料到的是,他们身形一动,上官柔手中的剑立生变化,剑意跨越双方间迅速缩短的距离,直达内心处最溥弱的一环。

  玄阴圣主骤遇险招,吓得“啊呀”一声叫,连着几个跟头从上官柔三女头上翻滚出去。

  萧逍燕“咦”地讶叫一声,长剑舍弃原来的攻式,依样画葫芦般点向上官柔剑尖,竟像是知道上官柔心剑弱点所在般,改以凭借内力取胜!

  旁边双剑齐伸,雪念慈和宋媞兰齐齐攻到。

  萧逍燕不敢再逞强,剑势一分,竟同时挥击在三女剑上,借力飞起,半空倒翻,头下脚上追刺往柴少宁后心。

  萧逍燕在太原城外林中力压群雄,果然有他的独到之处!

  柴少宁眼见一道剑光闪电般刺下,却没有还手能力,一闭眼之际,“叮”地翠响,雪念慈已经跃起空中,接下了萧逍燕的攻势。

  双方在下落途中电光石火间连交十多剑,脚一沾地分向飞出。萧逍燕跃往玄阴圣主落下的位置,显然惊惧于雪念慈剑法的厉害,不敢再孤身犯险。而雪念慈则贴地回飞,连刺死对方三匹战马,令其余拦路的敌人乱成一团后这才跃往马背。

  当初在太原府,萧逍燕压制得雪念慈几乎没有还手之力,今天雪念慈终于成功出了这口恶气。

  另一边宋媞兰剑法展开,将“剑影清心”的繁复细密发挥至极限,如织就了一张巨茧,连柴少宁带战马全都护在中间。

  再看此时的上官柔,已不是往日那个柔柔顺顺的小女孩。长剑在手,整个人仿若变成了精灵的化身,细腰伏在马背上,长臂只一动,立时有人惊叫脱剑。对方在她那空灵剔透的剑招下竟然没有一合之将。只是这个女孩心地极其善良,尽管生死相搏,仍然是只刺对方手腕,令敌人丧失威胁自己的能力。不过也幸好如此,不然一旦长剑嵌入敌人体内,拔剑不及下,以她尚弱的内力,说不定就会被对手有机可乘。

  又挑飞了一把长剑,前方压力忽消,三匹马已经冲出敌人的包围,向着远方夜空下广旷的原野奔去。

  ————

  睡了一天一夜,柴少宁身上的伤势完全消退,整个人复原了过来。

  宋媞兰知道柴少宁身具赤阳珠的奇异功能,对此并不感到奇怪,倒是那个石瑞没有让人贴出通缉告示,这点反令她有点琢磨不透。

  这天四人从借宿的农家出来,在一个小镇上找了家客栈住下,商量下一步的打算。

  柴少宁见上官柔没有过来,问雪念慈道:“四妹呢?”

  雪念慈还没有回答,宋媞兰狠狠瞪了柴少宁一眼道:“那丫头有心事了呢!”

  柴少宁不知道上官柔的心事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宋媞兰会用那种眼神看自己?于是毫无机心地起身道:“你们先聊着,我去看看柔儿!”说完走出屋去。

  见柴少宁依然对上官柔毫不避嫌,宋媞兰幽幽叹息一声,问雪念慈道:“二姐,你会和自己的姐妹分享一个男人么?”

  雪念慈愣了一下,恍然明白过来,摇摇头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二哥绝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说完长叹一声,默然不语。

  宋媞兰见勾起了雪念慈的伤心事,歉意道:“二姐,我不是有意的!”

  雪念慈勉强一笑道:“事情都过去了!”之后转回话题道:“三妹你也不必太过担心,四妹只是没有机会接触别的男子罢了。”

  宋媞兰苦笑一声道:“我并没有担心,自从月姐的事情发生后,我就明白了做为一个女人的无奈!其实回想一下,如果芷梅姐没有遭遇不幸,那个抢别人丈夫的女人会不会就是我?”

  雪念慈听宋媞兰说得凄苦,试探着问道:“三妹准备怎么对待四妹?”

  “还能怎么样?”宋媞兰不置可否道:“四妹现在还小,或许她正像二姐所说,只是和三哥接触多了。况且——”说到这里口风一转道:“多一个妹妹总比失去一个妹妹强吧?”

  雪念慈听得一愣,旋即笑了起来道:“原来三妹这么看得开?”

  “看不开怎么办?”宋媞兰翻翻白眼道:“连我这个硬心肠的女人都会情不自禁喜欢上四妹,那个无赖又怎么过得了柔儿这一关?”

  ————

  柴少宁习惯性地没有敲门,径直推开了上官柔的房门。

  上官柔正背对门口倚窗而立,柔软顺长的头发直垂到腰际,更衬得细腰如柳,站在窗影朦光中,宛如下凡的仙子。

  看着这俏丽的背影,柴少宁心中忽然升起一种陌生的感觉,仿佛从这一刻起,那个一直以来喜欢依偎在自己身边的小师妹消失了,代之而来的是一位像圣月和宋媞兰般,对自己充满了诱惑的美丽女子!

  柴少宁心中剧震,暗骂自己居然对师妹生出这种亵渎之心,他急忙转身就要出屋。

  “三哥!”听到动静的上官柔转过身来,叫声中充满了苦涩。

  柴少宁浑身一震,上官柔叫声中的感情绝不是一个妹妹所应有的。他默然回过身来,正看见上官柔那泫然欲泣的凄苦眼神。

  “师、师妹!”柴少宁突然间变得结结巴巴起来,手足无措道:“我只是担心你,所以过来看看。”说完转回身道:“你没事就好,师兄还要去找你三姐。”

  柔软的触体感觉传来,上官柔从后抱住了柴少宁。

  柴少宁整个人都呆在了那里,再也不会动弹。

  “让我再抱抱师兄!”上官柔幽幽的声音伴着她身上的女儿清香一并传来道:“柔儿真不愿意长大呢!”

  柴少宁嘿嘿干笑两声,诎诎道:“柔儿又说孩子话,你不是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个大人了么?”

  “不要!”上官柔痛苦摇头道:“我再不要做大人,柔儿只想永远留在师兄身边!”

  柴少宁听得心头狂跳,勉强令自己冷静下来,硬着心肠把上官柔从后面围搂过来的双手掰开,回身看着这个修长玉立,个头完全可以和成熟女子相媲美的师妹道:“柔儿又说傻话,谁说要你离开师兄了?”

  上官柔听了,脸上突然现出茫然神色道:“我也说不清楚,只是知道师兄和三姐成亲后,心里面很难过!”

  柴少宁一听,再也搞不清楚这个小师妹是真的喜欢上了自己,还是仅仅因为自己和宋媞兰成亲,所以生出孩子般的想法,以为会失去师兄?也或许上官柔自己也弄不清楚这个问题呢!

  想到这里,柴少宁心里面蓦然一轻,恢复了往日面对上官柔时的从容神态,举手为上官柔拭去脸上的泪水,笑道:“你应该祝福师兄才对,不是么?以后心里面难过就来找师兄聊天,师兄现在学会了不少哄女孩子开心的办法呢!”

  “师兄啊!”上官柔埋怨地叫了一声,幽幽瞥一眼柴少宁,脸上升起一抹红晕。

  柴少宁瞧得心惊肉跳,连忙邀她道:“你二姐和三姐都在我屋子里,柔儿也来,咱们好商量下一步的去向。”

  上官柔听柴少宁说到宋媞兰,眼神一黯道:“师兄和二姐、三姐商量就好,柔儿全听你们的。”

  “那怎么行?”柴少宁不由分说一把拽住上官柔向屋外走去道:“你总不能老做个孩子,也要有自己的主意才行!”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