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碗时老公从后面进

第五十一章 流浪仙君

辉常打的力量2020-04-12 17:57:4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下许敬晖与马瑜一来一往,刀枪交加,大战一百五十合,不分胜败。身后文天音、张须陀杀上,敬晖心慌,隔开枪,望两界关便走。宇文崶见了,喝令夺关。番兵见主将逃难,不敢抵抗,跪下受缚,自然拿了长白山,不表。

再说那斛斯政与隋兵交战一场,点集兵马,尚有四十一万。思量隋朝人马骁勇善战,军力不成数倍优势难以对敌。遂发书两封,一封送与突厥国启民可汗,一封送与百济国扶余可汗,望发兵援助。那达摩可汗为人贪得无厌,加之使者贿赂,即刻点起国中二十七万兵马,令元帅尼葛里统领,进军东辽。那尼葛里身长丈二,腰大十围,面如焦炭,目若铜铃,两道朱眉,一双怪耳,凿牙锯齿,燕颔虎须,按上界魔星后卿下凡,力大无穷,善使一杆铎刃,重三百斤,万夫不当之勇,天下鲜有对手。当下领军相助斛斯政,不表。

再说那启民收得斛斯政书信,想起昔日夺汗位时被成都、颖儿羞辱,心中大怒,谓使者道:“贵使不知,昔日本汗继位之时,有大兄沙迩翰起兵阻拦,甚至包围可汗王庭,杀害父汗。本汗心中恼怒,所以阵斩沙迩翰,以报父仇。不料颖儿这贱人勾结宇文成都,挥师北上,击败本汗,幸长生天保佑,苟延残喘。如今既然围住隋朝皇帝,自然要报仇的。”使者闻言,心里笑道:“这厮却是放屁!当年的事,谁人不知?分明是你杀父诛兄,还在这里狡辩。”心里这般说,面上却道:“既然如此,请可汗速速发兵!”启民笑道:“拓跋帖木儿元帅何在?”元帅闻言,出班应道:“在!”使者急回身看去时,好一员虎将:

身高一丈开外,面如蓝錠,头如巴斗,大眼浓眉,长须飘飘;头戴龙面太岁盔,身披锁子乌油铠,腰束狮蛮带,外罩长虹贯日袍,足蹬冲天靴。

这拓跋帖木儿按上界酆都大帝临凡,自幼跟随金凤山李道符仙长学艺,练就九口飞刀,三柄飞镖,一纵长虹三千里,力能扛鼎,使一杆盘古开天钺,重四百斤,其人利害不过。当下启民笑道:“元帅,此次本汗要御驾亲征,尽起突厥五十二万兵马,你速去准备!”元帅道:“得令!”自去准备,也不必表。

再说成都,他一连数日不见斛斯政来攻城,心中渐疑。公主道:“他几日不来攻城,必是求救兵去了。”成都道:“如此说来,二路兵马到了,只是不知何人领兵?”颖儿道:“这个不打紧,只是斛斯政不来攻城,我们要早做打算。”成都道:“反客为主?”颖儿颔首道:“他既是求援,军中必然士气低落,可趁此机会,主动出击!”正商议间,外面隋兵报进:“启元帅、娘娘,斛斯政亲自领兵,在关下讨战。”“晓得!令诸将堂内议事,本帅随后就到。”“得令!”成都道:“姐姐,他既然请救兵,怎么又来讨战!”公主笑道:“傻瓜,岂不闻兵不厌诈、欲盖弥彰?”成都道:“晓得了。你便在此,一切小心,我自去了。”公主道:“你须不可大意。”对道:“不妨的。”佩了湛卢剑,径往议事堂来。

议事堂内,彪爷、异人等心中愤怒,嚷着要战,子龙无令,不敢妄动,只得阻拦。恰成都来,忙高声叫道:“元帅来也,诸将少歇!”众人急看去时,果然成都,急分为两班,口呼:“参见元帅!”成都道:“诸位将军免礼!”众将谢恩毕,子龙道:“元帅,如今斛斯政统领五万番兵在关下讨战,是战是和,请元帅示下。”成都道:“番人无礼,今日定要杀他个片甲不留!谁敢应战?”子龙闻言,出班道:“项子龙愿往!”异人见说,出班道:“小将请与副元帅同去!”成都闻言,取过令箭一支道:“项子龙、元异人听令!”应道:“在!”“令你二人领兵三万,出战斛斯政,只许胜,不许败,违令必斩!”二人道:“得令!”子龙道:“吕彪兄弟,借你方天画戟一用,可乎?”彪爷道:“此易事耳,副元帅请便。”当下各自提了兵器,出关破敌。

那斛斯政远远看见子龙,呼呼笑道:“项子龙,你今番到此,又是些破铜烂铁么?”子龙道:“狗番,快快睁开鼠目,再放千秋大屁!”元帅闻言,看去时,却是彪爷的方天画戟,笑道:“项子龙,你也是个中原副帅,怎得如此粗俗?不要走,吃我一戟!”嗖的一戟,分心就刺。子龙大惊,举起方天画戟,赴面交还。二人战到十合,不分败胜。身后元异人见了,恐子龙不能胜,大叫一声:“狗番,元爷爷在此!”催开坐骑,掌中青龙偃月刀劈面砍来。斛斯政哪里惧他?量起手中画杆描金戟,望异人顶梁上砍将下来。这元异人见了,大叫一声:“来得好!”把手中青龙偃月刀望戟上一抬,“噶啷”一声响,架在旁首。两膊子振一振,果然来得利害,冲过去,圈得马转,异人手中青龙偃月刀紧一紧,喝声:“照爷爷刀罢。”插这一刀,直望斛斯政劈前心劈将过去。斛斯政叫声:“来得好!”把戟一架,“噶啷”一声响,枭在旁边,全然不放在心上。二人贴正,大战数合,杀个平交。子龙本是急性之人,见异人果然战不过斛斯政,心中大怒,打手里方天画戟紧一紧,大叫道:“狗番,纳命来!”一戟照前心刺来,犹如蛟龙出海,果然利害!元帅大惊,如今只好抵住子龙这杆方天画戟,如何还有空工夫去架青龙偃月刀,死命与二人交手,到弄得胆脱心虚。

三将战到四十个回合,杀个平交。斛斯政手下偏正将甚多,喝声快上来,就有二十余员番将,把项子龙、元异人围在核心,刀斩斧劈,锏打枪挑,二将虽然利害,却也寡不敌众,少了接战将官,也有些难胜番兵。正是:

双拳难敌四手,恶虎尚怕群狼。

未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