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碗时老公从后面进

第四章 世间冷暖人自知

辉常打的力量2020-04-16 00:17:2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剑琴:图图会喝酒。

蕙兰:你爸爸还算会喝酒呀?

瑾瑜:我咋就算会喝酒呢?一斤酒能喝上几个月。

剑琴:这就是会喝酒呀。多喝伤身,少量健身。

瑾瑜:这么说来还差不多。我和老娘是误会了你所说的“会”字。

剑琴:会喝酒并不总是代表能喝酒,喝多酒。适可而止,自得其乐。

蕙兰:你爸爸那么喜欢若鸿,是不是被若鸿收买了?

瑾瑜:我是精神至上者,物质世界有什么东西能收买我呢?

蕙兰:那你为什么那么喜欢若鸿呢?

瑾瑜: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一见钟情”大概是吧。

蕙兰:还一见钟情呢,你真会开玩笑。

瑾瑜:原因可能有多种,爱屋及乌是其一。

剑琴:什么是爱屋及乌呀?

瑾瑜:就是爱孩子就要爱孩子喜欢的人和物,尊重你的选择呀。

剑琴:切。

瑾瑜:还有若鸿描绘的两幅图至今还历历在目,过耳不忘。

蕙兰:什么图?

瑾瑜:你听好。那年大雪纷纷下,所有的孩童都被家长接回了家。我独自一人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艰难跋涉往家赶。妈妈因为有事耽误了,未能及时赶到校园。当我突然见到妈妈时,我立马加快了脚步,跑到妈妈身旁,抱着妈妈哇的一声就哭了。当时妈妈眼里也噙着泪水。那年我六岁。

蕙兰:的确很感人。

瑾瑜:若鸿说他很羡慕有才艺的人。他们中学时代压根就不知道什么叫才艺。音体美课全被文化课老师占用了。也不知道还有周末这个词,所有时间全部被学习占用。一天到晚,一年到头,昏天黑地只晓得上课练习,练习上课,没完没了,晕头晕脑。

蕙兰:各地都这样,的确很辛苦。不光是那时,现在不另外。

瑾瑜:一切为了分数,为了分数的一切。这也许对升学很重要,但对人才后续发展是一大制约。你可发现,许多人到了大学后或步入社会后,后劲消退了许多。虽说不是全部,为数不在少数。读死书,往死里读,绝非上上之策。

蕙兰:这个不是你所能左右的了的。你只管教好你的书,上好你的课。

瑾瑜:该说的还是得说,听不听那是别人的事。英国有句谚语,不妨再说一次。只学习不玩耍,聪明孩子要变傻。只玩耍不学习,聪明孩子没出息。点到为止,多说无益。

剑琴:扯着扯着就扯远了,听着听着听有所获。

瑾瑜:听进心里去,思考到桌面。与大家分享,感受下分量。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