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碗时老公从后面进

第二章 腹黑梁进

辉常打的力量2020-04-16 03:37:2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哦哦哦,小安德烈,看到那几个冒充你的人了吗?”?一个人中年男人抚摸着一个孩子的头说:“你知道怎样才可以说明你的权力吗?”?“杀了他们。”?“不,这是最低贱的行为,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杀死别人。”?“但是有些人有权利让其他人杀掉别人!”?安德烈一脸严肃地说。

男人笑了笑,整了整衣领,说:“你知道为什么这些人会听别人的吗?因为地位吗?为了财富吗?”?“是的,难道不是吗?”?“哈哈,不孩子,他们只是害怕死。如果他们不这么做他们就会被杀掉,其他人都害怕死,所以都会听一个人的!地位和财富,不过是让他们更害怕死的愚蠢的东西罢了。”

“哦,愚蠢的人们啊。那我应该给予他们生的权利吗?”?“对,没错,是的孩子。让他们走。”?说完两个人有走到了黑暗里。

“我们是干什么的?父亲?”?安德烈看着地上愚昧不堪的人们问“难道我们每天都要看着这些沃姆①吗?”?“不,我们要维持这些沃姆的秩序,因为他们是比较有趣的玩物。”?“所以我们到底是干什么的?”?安德烈并没有理会父亲刚才说的。“让禁欲者生情,放荡着求饶。淫、靡、者青涩,圣洁者淫,乱。掠夺者温柔,忠心者独占。懦弱者暴起,强悍者落难。”?“这些沃姆会感激我们吗?”?“不,恰恰相反,他们痛恨我。”?安德烈的父亲抓挠着他卷曲的长发。

“好吧,那我们怎么做呢?”?安德烈从未做过任何工作,他仅仅是和父亲一起纵观‘沃姆’们的生活罢了。“我们可以做任何事,我们也可以什么都不做。我们要诱惑心智不坚定的人,让他们坠入深渊;或是告发破戒者。”?“我们为什么不放过他们呢?”?“凡是这些人,都是不配活着的,他们浪费了主所创造的大千世界。”

安德烈没有说话,他看到一只鸟儿倒在了地上,渐渐失去动静。看着它那蜷缩的翅膀和逐渐变灰的眼睛,他多么希望它还可以再飞起来——可是它不会了。安德烈这一刻看地上所有沃姆都像这变灰的眼睛,都像这毫无生气的蜷缩的翅膀。哦,不知为什么而活的沃姆,和死物没有分毫差异。

姑且放过你们吧。

(注释:①‘沃姆一词来自英语’worm‘--蠕虫,在旁观者眼里地上的人们为财而死,夺食而亡,就像那仅仅为能够再次进食而生的蠕虫一样,不过是一团随机排布的有机小分子在浩荡的宇宙里随波逐流罢了。)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