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碗时老公从后面进

第四十三章 梦

辉常打的力量2020-04-13 07:17:3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十二章丹药下

  凌飞扬的修为太弱了,弱到根本无法被称为真正的修炼者的程度上。【】

  在修为到达聚气境的时候修炼者们多多少少掌握了对于灵气的运用,在身边虽然还不能布置什么大威力的阵法,但是如果仅仅只是想要布置一道警戒线却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尽管凌飞扬出身大族,可是他在家族中的地位却是不怎么样的,他所能接触到的东西也甚是有限,一些修炼界的古今传闻散修游记他可以查阅,然而对于真正的修炼功法,家族之中却是不愿被其接触的。

  所以凌飞扬对于修炼时的防备意识很是薄弱,甚至没有往这上面去想。

  丹药在他手中没有过多的停留,不过糖丸大小的血气丹仰面服下。

  “咕嘟”

  丹药入口,凌飞扬只感觉一股血腥从口中蔓延开来,还不等他细细品味腹中便好似燃起了一团火焰一般。

  血气丹的药力发作了

  血气丹虽然不是什么上档次的丹药,对于聚气境修为以上的修炼者可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处的丹药,对于炼体境的修炼者们而言却是用作炼体最好不过的丹药了。

  这血气丹本就是肉食精华之所在,被精炼之后更是将不必要的杂质排除,只留下了最最精华的部分,如此修炼起来必定是事半功倍的。

  只是十方宗家大业大,宗门弟子数不胜数,单单只是内门、外门以及那些位高权重的宗门高层们的需求便已经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了,负责炼制丹药的十方宗弟子长老们哪里还有心情去顾忌那些个杂役弟子呢。

  对于杂役弟子他们的态度并不是那么的友好,他们觉得杂役弟子就是浪费资源。

  每每下发给杂役弟子们的丹药都是炼丹剩下的边角料废丹,给杂役弟子们用的丹药甚至只是炼丹殿内的学徒之类的弟子炼制的,这丹药的品质可想而知。

  然而凌飞扬如今所服用的丹药可并不是十方宗内那等没有品质保障的丹药。

  原先以为服用那灵肉是过于莽撞的行为,如今吞服了的血气丹所蕴含的力量也远超他之预想,这血气丹和宗门中供应的血气丹何止强了十倍,凌飞扬觉得百倍都有了

  丹药的药力化开,一股火气从腹内散向四肢百骸。

  这股火气对于肌肉的刺激很大,凌飞扬感觉浑身上下有种被针狠狠刺伤的感觉。

  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痛难忍的,特别是在这刺痛中还夹杂着死死烧伤的感觉,这种刺激令凌飞扬身体各处进行了极快的新陈代谢。

  凌飞扬身体的每一处都在这股力量的刺激下开始了缓慢的蜕变,丹药给他的身体带来了极大的益处。

  这血气丹中所蕴含的力量超乎了他的想象,然而这并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的。

  在血气丹的刺激下,凌飞扬体内渐渐显现出了一股淡淡的五彩力量。

  这股力量积极的修复着凌飞扬体内各处伤损,待到把所有的伤处都给处理干净之后却又再次销声匿迹了。

  凌飞扬看不到体内的异样,他只感觉到在一阵难以忍受的火热刺痛之后迎来了一阵清凉,随即体内所发生的异样变化却是全然消失了,这仿佛什么都未曾发生过一般让凌飞扬有种做梦般的感觉。

  当然,如果他的修为没有丝毫寸进的话,他真的怀疑刚才的一切是不是在做梦。

  凌飞扬原先的修为在炼体境六层,在五元灵液、阴阳朱果等物的帮助下他的身体以及修为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只是在外力的催化下凌飞扬本人的真实修为境界并未有多大的增长变化。

  因为基础不够稳。

  然而好在他刻苦修炼,只是限于身体的桎梏才一直徘徊在炼体境三层,如今直接迈入了炼体境六层却是快了很多。

  他现在只是缺乏锻炼而已,并不是真的根基薄。

  一枚血气丹不足以令他直接跨过现有的境界,但是却依旧有着不小的助益,此时凌飞扬的修为俨然已经接近了炼体六层巅峰。

  吸收一枚丹药的力量耗费了足足一个多时辰的时间,幸得没有人打扰,否则凌飞扬的情况可就不是这么乐观的了。

  “后日便是丹药发放之期,这次的丹药我要夺吗”凌飞扬走出了竹舍望向了那片炊烟袅袅的竹舍连绵之所。

  丹药每个月十方宗都会发放,但是数量却是有限的

  也亏得十方宗财大气粗,每个山峰都会下发千枚丹药,至于这丹药该怎么分却是要看下面的那些弟子自己了。

  但是想想那数百个山峰,每座山峰都要下发千枚丹药,单单只是这一笔支出就不是寻常宗门所能承担的。

  可是如果你这么想却又错了,这里只是十方宗的杂役弟子,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尚不在此列。

  他们所用的丹药只有更好,更珍贵的道理,而不会更差,十方宗的底蕴真是够恐怖的。

  转眼间丹药发放之期便至,从外门来的丹药分派使趾高气昂的带着乾坤袋来到了林鼎峰上。

  林鼎峰的三位管事只来了两个,两个负责林鼎峰丹药发放事宜的外门弟子脸上顿时显现了不愉之色,他们好歹也是此次杂役弟子丹药的分配使。

  在外门地位不显,但是来到这里他们却是高人一等的,那杂役弟子的管事竟然如此蔑视他们的存在,三个人只来了两个,还有一个干什么去了

  “今日乃丹药发放之日,你林鼎峰好像并不重视啊,看样子这丹药好像是不需要了。”一个穿着外门弟子服饰的矮胖青年阴阳怪气的说道。

  无论是洪涛还是那黄源脸色皆是一变,那脸上的笑容更是谦和了几分,不,那并不能被称作谦和了,而应该被叫做掐媚。

  二人一脸讨好的笑容让人看着恶心,可是他们却也是出于无奈的。

  谁让脖子被人卡住了呢,不管是这林鼎峰上的数百弟子,还有他们自己所需要的修炼资源,此时可全都被攥在这二人手中呢。

  况且这二位分配使的修为也不弱,无论是那个高个还是那个矮个,二人均是聚气境五层的修为,比洪涛和黄源都要高,若是真的动手了,这丹药不仅拿不到,自己还得受些皮肉之苦。

  杂役弟子和外门弟子动手可是从未有过杂役弟子占便宜的事情。

  虽然洪涛他们不是杂役弟子,而是杂役弟子的管事,但是身份比起真正的外门弟子还是有所不如的。

  “二位师兄辛苦了,辛苦了,我林鼎峰的大管事乃是林跃师兄,他前些日子便出去了,至今还未归来,并非我等不重视丹药发放,只是林跃师兄并不在峰内,我等也是无奈的紧”

  “嗯刚才你说什么这座山峰的大管事是林林师兄”那矮个原本还想要开口讥讽几句,可是当他听到林跃二字之后脸上却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采。

  不仅是他,和他一同来的另外一个外门弟子一直保持着淡然的青年也有些错愕。

  二人相视一眼都感觉有些惊愕,他们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异样的神采。

  “哈哈哈,师弟,误会,误会了,我等并不是有意刁难二位师弟的,只是这丹药发放事关重大,我等虽代表宗门来发放丹药,可是却也不敢马虎,这丹药的数目自然是要当着三位管事的面下发的,以免在数目上出现了差错,皆是我等皆尽吃不了兜着走不过既然这座山峰乃是林师兄所管,那自然也就不会出现什么差错了。我们现在就开始进行丹药发放的事宜吧。”

  二人此时的态度与之前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变化之快令人目瞪口呆,刚才还嚣张跋扈的两个人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好了,对于此前的嚣张傲慢再也见不到半分。

  而令他们有这般转变的好像仅仅只是林跃的名字而已,什么时候林跃的名字在宗内这般响亮了

  洪涛他们都懵了,只是机械式的从那两个外门弟子手中接过了一个乾坤袋,这乾坤袋是宗门的财产,他们这些弟子自然是无法染指的。

  两个分配丹药的外门弟子将分配丹药的事宜交给了洪涛和黄源,而他们则是站在了一旁,他们在等待那丹药分配之后收回乾坤袋。

  当然,这其中也不乏讨好之意,能和林跃搭上关系这可是极为重要的,现在林跃在宗内可是炙手可热的人物。

  一个乾坤袋内总共有着千枚丹药,每个弟子能拿到三枚丹药,而作为管事则路拿到至少三十枚丹药,不过到底管事们能分到多少丹药却还是要看他们的本事。

  如果那些杂役弟子们愿意孝敬他们的话,三个管事拿到几百枚丹药也并非没有可能的。

  只是这么作为无异于杀鸡取卵,一味的横征暴敛让杂役弟子们心中生出逆反心理,如果他们没有人成为外门弟子还好,但是如果他们当中有人成为了外门弟子,必然会不择手段的去对付那些个曾经对他们横征暴敛阻碍他们修炼的山峰管事们。

  只要不是太蠢的人也都不会做出这种事,因为在他们的山上有杂役弟子成为外门弟子他们这些个管事也会得到不菲的好处的,他们没有必要因小失大。

  从那些杂役弟子中夺到的不过是些劣质丹药罢了,而宗门奖赏的则是聚气丹,聚气境修为的弟子修炼用的聚气丹。

  ...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