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碗时老公从后面进

第一十四章 行动开始

辉常打的力量2020-04-15 07:37:27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果然是为情所困,天涯何处无芳草,南宫姐妹若是泉下有知,还有你这个痴情的小子肯为她们付出生命,二人也该欣慰了!”

“白少东,你亵渎少女贞节,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就凭你?很多人都说过这句话,只可惜现在他们都已经死了!”

白少东掌中骨扇开张,当空祭出,掀起一阵黑色的疾风向他当胸斩来。

南剑天身形翻飞而起,堪堪避开这迎头一击,骨扇仿佛长了眼睛,如同跗骨之蛆再次飞旋斩来。

只闻“镪当”一声,骨扇被南剑天挥剑格挡开来!

只见白骨扇中所画一只骷髅头陡然变得光华炽盛,空洞的骷髅双目异光闪现,南剑天只觉自己的心神仿佛被勾住了一般,几乎形神剥离。

“这是什么邪物,竟能摄人心魄?”

“也许是这几年杀戮了太多的缘故,骨扇之内居然形成了邪魅的器灵,吞人魂魄。看来今日你很不幸居然惊醒了它,你对于它而言,也不过是一顿美味,贡献出你的灵魂吧!” 白少东脸庞狰狞地吼道。

腥红的骷髅头仿佛得到了命令,在此刻竟脱离了骨扇,快如电光,疾射而来。

刹时,南剑天同时出剑,剑气与骷髅头内的魂力相交在一起,两股意志发出了最强冲撞,“轰”地一声巨响过后,他掌中蕴含青光色的剑竟被震脱出手。他满眼震惊。

“嘎嘎嘎!”

骷髅头发出了渗人的笑声,仿佛砂砾揉进了耳膜,枯涩异常。

几乎是在骷髅头冲向前来的瞬间,南剑天轻轻点地,身形暴退。

骷髅头通体缭绕着黑色的雾气,陡然爆射出一道墨色的黑芒,竟后发先至,瞬息间便到了数丈开外的南剑天的身前,如蛇吐芯一般,直刺向他的眉心。

南剑天望着已经到了他面前的黑芒,仿佛被无数双亡灵的眼睛紧紧盯住,仿佛有几分悲恸。

那样无情的眼神,几乎令他的心如置身冰窖,凉了个彻底。

只是这一招,几乎达到了白少东所能发挥出的颠峰,而南剑天竟无法避开,只有眼睁睁地看着一切的发生。

他甚至可看到对方嘴角浮现的那一丝蔑视的笑意,以及俯瞰众生的冷酷眼神。

存亡之际,南剑天无暇他想,单手一扬,已将一颗神秘珠子当空祭出,正是魔主遗物蓝灵珠,怀有吞噬异能。

此珠方出,顿时周围灵气和生命之力被鲸吞一空,草木枯死化为飞灰。

蓝灵珠就像一只无底黑洞,夜幕下黑色的空气与暗夜化为千万条溪流,而后万径归一,源源不断涌向蓝灵珠,无尽夜空为之扭曲。

随着越来越多暗夜之力的加入,蓝灵珠却愈发明亮,内部隐隐呈现一座奇异的洞天。

“这是什么邪物?”当白少东看到面前这颗神秘珠子时,竟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

陡然,蓝灵珠迸射出万丈豪光,一时间天地恍如白昼。

蓝灵珠其内洞天就像一只深邃的眼睛,陡然暴张,瞳孔内魔光流转,摄人心魄。

这片空间已被魔主意志封锁,空气仿佛凝结,白少东被牢牢锁定,身形当空悬浮再难挣脱。

蓝灵珠横空出世,滚滚魔气将他紧紧笼罩。

白少东清晰地感到全身力量和精气正在迅速丧失,他似乎看到极为可怕的一幕,恐惧的瞳孔暴睁。整个眼球遍布血丝,甚至眼角迸裂开来,流下丝丝血迹。

一声凄厉的惨叫过后,一切恢复平静——

白少东瞬间被吸尽全身精气,化为皮包骨头的人干,当场血尽精竭而亡。

他的死状和被采补至死的歌姬极为相似,想他一生害人无数,却未曾想自身落得同样的悲惨下场。

杀人者,人恒杀之!

白少东死有余辜,大敌已除,南剑天不禁心神一松。

突然,蓝灵珠瞳孔中邪光闪现,破空而至径直向他笼罩而来。

“该死!此物果然不能轻易动用,蓝灵珠竟欲弑主?”南剑天不禁骇然失色,一道魔光如同跗骨之蛆将他紧紧笼罩。

但就在这时,南剑天体内突然迸发出万丈豪光,直冲云霄,竟是战神遗宝灵石在此千钧一发之机觉醒。

神秘石头在南剑天头顶冉冉升起,分出一道华光将其护住,本尊径直迎战蓝灵珠。

两大至宝一正一邪,一明一暗,互相对抗,一时间僵持不下。

灵石乃是战神的力量之源,集其毕生精华所在。

而蓝灵珠仅仅蕴含魔主意志。

两大至宝相交之初,灵石便占尽上风,将蓝灵珠稳稳压制。

只见神光纷踏,将魔气绞乱、冲散并吞没。

此消彼长之下,蓝灵珠最终被当空击落,陨落下界光华顿失。

当白少东陨落的那一刻,他立在铁骨门祠堂的本命元牌就此破碎。

“到底什么人击杀爱孙,若被本座查出,定将他挫骨扬灰。”铁骨老祖见爱孙被杀,不禁暴发雷霆大怒,发誓彻查此事,严惩真凶。

当南剑天醒来时,灵石已然沉入体内,周围一切再度恢复平静。

胸前神光笼罩全身周遭,不但全身力量完全复原,甚至再度精进。

“方才我分明感到一股异力拯救了我,难道在我体内封印着一股未知的力量?毕竟我实力尚浅,不能完全控制蓝灵珠,甚至惨遭反噬,日后若非生死存亡关头,定不能轻易动用此宝。”南剑天自忖。

就在这时,南宫情悠然转醒,揉着昏沉的脑袋,她隐约可回忆起什么,见自己衣衫完整,方才放下一颗悬起的心。

回头见身旁有一名陌生少年,不禁吃了一惊,娇斥道:“淫贼,竟敢对我无礼!”

南宫情跃身而起,执剑而立,美目如剑,全神凝视着南剑天。

“你是什么人,在这里鬼鬼祟祟,莫不是白少东的同党?”南宫情望着呆坐在草地上的南剑天,挺剑便刺。

南剑天不禁大惊失色,身形一晃已暴退至数丈开外,见南宫情再次挥剑杀来,连忙解释道:“姑娘不要误会,正是在下击杀白少东,救姑娘脱身,使你免受凌辱。”

“当真是你击杀了白少东,救了本姑娘?”南宫情望着一旁白少东的干尸,言下竟有些信了。

“除了你我之外难道这里还有其他人?”南剑天反问道。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