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碗时老公从后面进

第三十二章 、牧羊入水!

辉常打的力量2020-04-14 01:37:3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太平教祖将其中的弯弯道道,利益关系说的明明白白,要玉独秀自己考虑,玉独秀只是坐在案几前,看着案几前的棋子,许久无语。

  许久之后,玉独秀方才抬起头:“教祖”。

  “嗯?,这么快就做出断绝了?”太平教祖讶然的看着玉独秀:“好好考虑考虑,这件事不着急,一旦做出了选择,就没有后悔的余地,须知四海龙君可都是无上大能,一旦你反悔,你家四海龙君的脸面往哪里放”。

  “这件事,弟子想要延后一些时日在做断决,日后封神结束,弟子也好静下心来好好考虑一番,眼前封神之事重要无比,却是不容耽搁”玉独秀道。

  太平教祖点点头:“也罢,这件事由得你,只是一旦这话传入龙王耳中,却是不容更改,那封神结束之后,你必须要给龙君一个答案”。

  “是,弟子晓得”玉独秀道。

  “嗯,如今封神之事如何了?”太平教祖看向玉独秀。

  玉独秀道:“如今已经清场完毕,只待教祖降下法旨,中域最后一战之后,便可定鼎乾坤”。

  “那就好,封神事关重大,万万不可马虎大意”太平教祖道。

  “碧秀峰主死了”玉独秀突然开口道。

  “封神大战,就算是掌教死掉,也是很正常的”太平教祖不以为意。

  听了太平教祖的话,玉独秀不再多说,只是站起身对着太平教祖一礼:“弟子告辞”。

  “嗯”。

  玉独秀转身走出太平教祖大殿,看着那蓝天白云,无数的云朵俱都在脚下,玉独秀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下一刻驾驭着遁光,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

  虚空中,却见此时虚空风云变幻,无数的军士在厮杀不断,血流成河,血流漂橹。

  玉独秀站立在虚空中,看着下方最后一场的灭国之战,那皇朝的气运金龙萎靡不已,欲要仰天咆哮,破灭万法,所有术法神通犹若流星火雨一般从天而降,向着那气运金龙所庇佑的皇城轰击而去。

  此地血煞之气冲天,玉独秀无动于衷,那无数的修士、凡人的生死,却不被玉独秀放在眼中。

  下一刻却见那气运金龙猛然间一声哀鸣,瞬间炸裂,向着天地之中四面八方流转而去,化为一道道潜龙之气,流落各方。

  “杀,灭了这大魏国”有一位将士在高声呼喊。

  无数军士猛地冲入皇城,大肆屠戮,不知道多少凡人遭了毒手。

  玉独秀淡漠的看了那皇城一眼,隔垣洞见使出,将整个皇宫的底蕴看的一清二楚,下一刻却见玉独秀一步迈出,呼吸间来到了这藏宝大殿。

  这大殿门上上着金锁,无数宦官宫女乱糟糟的哭成一团,哭爹喊娘者络绎不绝,纷纷仰头痛哭。

  有的宦官正在夹着那皇宫之中的金银饰品悄悄的向着皇宫外溜去,也有的士兵在悄无声息间卷着细软之物,躲入了皇宫之中的某一些阴暗角落,以期望脱离大劫。

  天地间劫力纵横,玉独秀仿佛是大劫的源头,在其周身形成一个漩涡,所过之处满天灾劫之力瞬间消弭一空。

  却说玉独秀来到那藏宝大殿前,瞬间落了金锁,推开门走进大殿,不待大殿之中的侍卫呼喝,玉独秀手中雷光闪烁,已经将那侍卫电晕。

  “掌中乾坤”玉独秀手掌伸出,瞬间将整个屋子之中的所有宝物席卷一空,然后隔垣洞见,那密室之中的宝物也没有脱离玉独秀的毒手,所有宝物都席卷一空,只留下光秃秃的大殿。

  一个皇室的千万年积累,一个国家的底蕴,那又该是何等深厚,玉独秀搜刮了这无数宝物之后,对于这散乱的战场看也不看,下一刻化为流光冲天而起。

  这世间没有所谓的空间戒指空间芥子等储存之物,有的人也不想想,时间与空间之力乃是世间至高的两种力量,岂是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能掌握的,或许唯有教祖仙人才可以掌握这两种力量,但却也不是那么容易使出来的。

  没有空间宝物,这么多宝物,就算是给你偷,你也搬运不走。

  玉独秀搜刮了这皇宫的宝物之后,来到一个隐秘的山谷,随手将所有的药材都扔入了八卦炉中,却见八卦炉中三味真火熊熊,然后转瞬间没入了玉如意中。

  这掠夺而来的药材不可以数量计,万载灵药是不胜数,那七八千年的更是繁多。

  将所有的草药都扔入八卦炉中,却见八卦炉中草药碰撞,窃取冥冥之中的天地造化之力,只见那丹炉之中一个明晃晃的钢圈在八卦炉中闪烁不休,流漏着一丝丝不朽的气质,那金刚琢上无数黑色的劫力在升腾,化为一道道玄奥符文烙印于金刚琢的里里外外,不知道凡几。

  这些符文乃是天生道韵,乃是无数灾劫之力灌注其中之后,窃取造化之力后,被天地感知,此宝物成为了劫道至宝,自然会有异象升腾而出。

  “嗖”玉独秀化为遁光冲天而起,不去理会那金刚琢,只要随着自己修为进步,这次中域大劫,就是这金刚琢的出世之时。

  转瞬间玉独秀再次驾驭着云头来到了另外一处战场,却见这战场依旧是发生在皇城,这次玉独秀来的刚刚好,尚未到达此地就已经看到了那气运金龙崩溃。

  玉独秀化为流光猛地冲入那皇宫之中,法力运转,轰开了大殿屋门,掌中乾坤翻转,所有宝物搬得一干二净,再次冲天而起。

  不多时,有得胜的皇朝兴奋满面的向着这宫殿之中冲过来,但发现留给自家的只有空荡荡的房屋,所有宝物俱都消失一空。

  某一处皇宫,玉独秀站在云端,看着那即将平息的战事,虚空中唯有气运金龙的余韵缭绕不止。

  “这次来晚了”玉独秀眼中神光闪烁,下一刻周身筋骨扭曲,胎化易形,化为了另外一个人的模样,掌中乾坤猛然间发动,一掌瞬间封锁九天十地,容纳大千,将整个皇宫笼罩在掌下。

  太丧心病狂了,随着玉独秀修为增高,尝到甜头,却是越加疯狂,暗中浑水摸鱼还不够,居然想要强抢。

  玉独秀这一掌威能无穷,裹挟着无尽天地伟力,那藏宝的宫殿瞬间被连根拔起,落入玉独秀掌中,随着玉独秀手掌晃动,无数隐藏在大殿之中的人影陆续跌落云头,坠落地上。

  “大胆,何人胆敢盗取我皇朝宝物”却见一道寒光划破九天十地,向着玉独秀当头斩来。

  “掌握五行”。

  下一刻却见虚空中五行元气颠倒,虚空中凭空凝结出一座大山,向着那刀光镇压而去。

  “三尖两刃刀”玉独秀目光闪动,却是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机。

  看着那手执三尖两刃刀的人影,玉独秀突然间一愣:“怎么是他?没想到这番因果被他给接过去了,这因果既然落于他手中,却是要轻点施法,可不能将他玩死了”。

  想到这里,玉独秀放松了几分大山的力量,身子顺间空中炸开,却是施展五行遁法,已经遁走。

  “休走”此时已经有老古董从震撼之中回过神来,纷纷驾驭着云头冲天而起,只是此时再看虚空,哪里还有玉独秀的人影。

  今日之后,中域莫名其妙的多了一根搅屎棍,专门趁着对方攻破皇城之际,盗取那皇城的宝库,若是偷盗不成,反而强取,真可谓是明偷暗抢。

  如果偷不到,那就直接开抢,偏偏玉独秀修为高绝,众人却是无可奈何。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