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碗时老公从后面进

第八章 庙宇

辉常打的力量2020-04-15 17:37:2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如果说十二人看到踏空而来的老许木只是心慌、害怕,见他打开酒葫芦的盖子便不得不恐惧了。【】

  一千多年啊,许老为问剑掌门早超过了一千年。

  当年的霍乱,问剑宗从三山之一直接跌到了八派边缘,是大战之后活下来的酒剑小十七杀杀杀杀,把那些心存歹心的家伙统统杀死,这才有了八派问剑宗。

  而那位前辈死后,问剑阴影再现,问剑新任掌门许木杀杀杀杀,才让问剑宗的局势真正的稳定了下来。

  老许木不是嗜杀之人,但他手上所染的鲜血超过任何一派的任何一位掌门。

  正因为此,所有见过听过他的人才会害怕。叶开修为太低,即使拥有数据之眼也看不到,其实老掌门的到来还伴随着狂放阴风、万千哭嚎、大片大片的怨灵,一切只因为他杀人太多。

  更有,当许老掌门打开酒葫芦的刹那,阴风消失了,哭声被止住了,亡魂怨灵们不知道躲去了哪里。

  十二巅峰,即使未曾亲眼所见也知道,当年的酒剑十七就是凭借这葫芦仙酒屠灭四方,老许木也是借了仙酒之力杀了一群又一群的仙凡修人。

  这酒,是当年酒剑仙离去之前留下的,只需一口仙酒之力便可重现当年摧枯拉朽的问天剑歌

  “疯了、疯了、疯了”

  “许木疯了,他居然又要动用那仙酒”

  “问天剑歌”所有人均是死命逃脱的气势,他们拼了命的转身,拼了命的迈步,只想离这个老疯子远一点。

  可这些看在叶开的眼里便是十二个表情惊恐的老头子慢镜头般的动作,慢慢地转,慢慢地抬,一点一点,一一点,以他们这样的速度,恐怕这辈子都别想走出黑角域。

  “许木,我们可以付出代价,为了一些虾兵、元神损耗你为数不多的寿元,值吗”魔宗的乌天羽分身喊道。

  紧接着,他的第二元神又喊:“你别忘了,你身后还有问剑山,问剑宗,还有上下十万的问剑弟子”

  “父亲。”沉默了许久的女子莫青楚忽然说话,“算了吧,其实我们也没什么损失。”

  怒发冲冠的老许木说:“为了大局,为了宗门,我已经忍了一千多年了,今天我还要向你们学习一次,放肆一把”

  老人眼中飘忽慈祥,“青楚,你不是从小就想学问天剑歌吗,今天为父教你。”

  再看叶开,“孩子,你也要看好了。你在剑道上的领悟比你师父还高,或许你会是下一个彻底明悟问天剑歌真谛之人”

  “借我开山剑一用。”老人伸手,叶开的储物袋自行打开,偏黑颜色佛重剑开山飞将出来。

  “此剑乃仙剑,是我父许十三本命仙剑,你已靠自身得到了它的认可,得到了我父的认可,而我只能靠自身血脉暂时驱动于它。”

  老人说完,开山剑便到了他的手里。完全不同,叶开的开山剑厚重、锋锐、势大力沉,而开山到了许老人手里,瞬间重如泰山,刺破之势直上云霄。

  没错,就是势,并非许老人自身之势,是因为他握上了开山之剑才得以拥有。

  现在叶开终于明白,天方宝镜剑冢那个声音的说道,开山乃是一柄仙剑,至少需要元婴修为才能激发它的一丝锋芒。

  此前开山最大的厉害只在于外表,此刻此剑稍稍露出狰狞,差点就把天捅个窟窿。

  开山、开山,破海开山,似乎只有现在才是剑如其名

  “咕嘟嘟”,单手持剑的许老人喝了一口仙酒。

  一时间,十二巅峰就如同炸了毛的刺猬,全身汗毛倒竖。

  “他真的疯了”五毒老怪停下身形,似是放弃了抵抗。

  “我这分身和元神,今天是要留在这里了。”最先出现的大反派乌天羽亦是不在挣扎。

  同样的情况还出现在了十二人中的另两具元神体上,毕竟他们只是第二元神,死了波及本体,却也不是生死大事,更何况本尊不灭,元神分身还是可以重做的。

  可另七名本体来此的元婴巅峰不同,他们知晓许木发疯时的恐怖,那是真正的大恐怖,哪怕把数百年的积累尽数扔出去,亦不能改变故事的结局。

  只见白袍许老人喝了一口仙酒,而后破旧酒葫芦消失了,老人含着锐可透骨酒液,低头看着手中的剑。

  “噗”,一口酒喷洒在开山剑上,喷洒在空气中,老人因剑改变的气势又是一变,仿佛从一名枯槁的老朽变作参天巨人。

  “十七叔说,在我一辈的弟子里,许木的资质并非最佳,十七将仙酒葫芦传给我,只因为我的属性为木。”

  许老人周身绽放金光,就像叶开开放金刚不坏,不过叶开的金身代表了佛,且佛意很淡,许老之金仙气飘荡。

  见了此金,叶开忽然生出了一股强烈的膜拜之意,如同平民见了威武皇帝,不得不拜。

  不仅是他,十二巅峰任一,还有另一边的莫青元神,见了金光耀顶的许老人,皆有一种缴械投降,顶礼膜拜之意。

  “许木,你敢杀我,我的本尊立刻拉上太上长老的棺材,去你问剑宗”五毒老怪还是舍不得这具培养了多年的元神体。

  紧接着,乌天羽的分身双目流转,喊道:“许老,我可以告诉您邪剑躲劫闭关之所,只求你放了我这具分身。”

  一个威胁,一个利诱,许木老人双手举起金仙十足的开山剑,说:“来,不需要”

  “咔咔咔”,天边一团庞大的雷云滚滚而来,乌云之内红的绿的青的紫的七彩天雷。

  完美则天妒,逆天则现雷劫,也就是说许木老人的这一剑已经到达了老天都不能容忍的地步,天派来云雷,就是为了扼杀

  可老人向前迈了一步,仅是一步,尚未赶到的七彩雷云便散了。

  “我许木天赋不佳,穷极一生也只学了问天剑歌一招一式,十七叔将仙酒传授于我,就是因为我比其他人都能活。”

  转腕,许木亮剑。~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