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碗时老公从后面进

第五章 最重要的东西给你

辉常打的力量2020-04-15 22:37:2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苍天茫茫无烟云,只有寒风凛冽,旋风卷,寒气浸,不时便呼啸声声。

“第三个情报。”

在云光城主的死亡凝视下,宋陈西连忙转移话题,竖起了三根手指,“我东岛跟原海国有联系,互惠互利,原海国国君曾请我来帮忙巴结你,我拒绝了。”

云光城主黑着脸,颇为唬人。

“好了,情报说完了,这是珠子,给你了。”宋陈西一翻手,指间夹着两颗珠子,丢给了云光城主,“我们两清了,在下告辞!”

珠子掷出,宋陈西斜斜下坠,飞速而走。

云光城主接过珠子,感受了一番,忽又霞光万道,化作大日,呼啸着向宋陈西奔去。

“嘿!城主大哥,你不能自毁诺言啊,要赶尽杀绝吗?”

宋陈西转头喊道,“城主大哥!还有何指教啊?”

“你的情报太鸡肋,得要补一颗髓心圣珠。”云光城主紧追着宋陈西不放。

“城主大哥,你当髓心圣珠是鸡蛋啊?一下就有,一下就有?这可是千八百年才能诞生的啊!”宋陈西苦兮兮道,“我出门就带了两颗。”

“我不信你。”

“天呐!啊!你喝我血吧,你将我扒皮抽筋啊,我不活了,我挖了心给你行不行?”

“要你的狼心狗肺喂猪吗?”

“城主大哥,做人要讲道义啊。”

“你讲道义还敢算计我儿?我问你,你有儿子吗?有女儿吗?有亲人吗?”

“……”

宋陈西颤颤巍巍,又拿出一颗氤氲弥漫、隐隐有浪涌海啸异象的珠子,扔向云光城主,后者伸手接住,停下了身形。

“陈兄弟,慢走不送啊。”云光城主大喊了一声。

“好嘞!”

“改日去东岛拜访啊!”

宋陈西便如折翼大鹰一般飞速坠落。

云光城主冷笑一声,急坠而下,宋陈西这狗东西,怕不是有什么阴谋?他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云光城主回城,已经夜幕降临。

云庭中, 酒菜已备好,一家人齐聚,就等云光城主回来了。

云光城主从天而降,依惯例坐下,拿起碗筷大快朵颐起来。

云清动作最快,几乎跟云光城主同步。

“去了那么久,有结果了?”

城主夫人轻声问道。

云光城主点点头,说道:“饭后再说吧。”

城主府的饭菜历来不会有剩,因为云清和云江的饭量向来很大,城主更是无底洞,不吃也行,吃起来填不满,孩子们不够吃他就少吃,孩子们吃剩了他就扫尾,一干二净。

饭后,城主夫人偷懒了,叫来枋茜,唤人来收拾碗筷清洗,一家人则坐到了白萝藤下的白玉石桌旁,瓜果糕点,饭后甜点。

白莲花爱吃,已经胖了一圈,也白了不少,已经有大胖丫头的趋向了,这时候也不曾停下。

云光城主抿了一口茶,说道:“是东岛岛主,不知哪里学了一些阴月教的手段,藏得好啊,去干苦力好几年,也不知图什么。”

城主夫人便凶神恶煞,喝道:“该死!你弄死他了没有?”

云光城主摇头道:“没有。”

“办不到?”

“有难度。”

云光城主说着,取出三颗初生婴儿拳头大小的髓心圣珠,解释了一番珠子的功效,然后当场钻孔,取红绳串起来,钻出的珠粉落到杯中,一点不浪费。

分发云清、云江、白莲花,云光城主淡然道:“这是东岛岛主的赔偿物,算是对老三下手的赔偿,也是我放弃追击的条件之一。”

白莲花接过髓心圣珠,爱不释手,直接挂在脖子上,一股温润舒适感涌入身躯,太痛快了。

“这东西能卖多少钱?”白莲花弱弱问道。

“无价。”云光城主说道,“你要是卖了,就不要待在城主府了。”

白莲花吓了一跳,连忙吐吐舌头。

城主夫人突然说道:“冷哥,你打死东岛岛主,三颗珠子也是你的,肯定也还有其它宝物,还能威慑东岛,拼尽全力杀之,完全物超所值啊。”

言语中透出的狠辣、冷酷、腹黑,令两个儿子和白莲花都不寒而栗,白莲花吃东西的动静也小了些许。

“东岛岛主号称圣主,原海国都要供奉的人物,那个东岛就是一个马蜂窝,能不捅就不捅吧。”云光城主轻叹道,“况且,我也杀不了人家。”

城主夫人沉默片刻,便不再深究了。

“老爹,我们是不是明天就去晋天城啊?”

云清忽然开口询问云光城主。

云光城主摇头道:“还不行,这次的刺杀事件暴露了一些弊端,我准备清理一番各方势力在城中埋下的暗桩,彻底的。”

地毯式感知扫描探查,这就是云光城主的决定。

哪座城市没有藏污纳垢?哪个身躯完全洁白无瑕?洗干净了又脏,这也是城市暗桩的常态,有时候为了平衡,为了发展,云光城主是视若无睹的。

“一再拖延时间,大御朝没有意见吗?”城主夫人似笑非笑道。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习惯就好了。”云光城主淡然开口。

云江则一直沉默不语,这是他的事,越出头越惹人注目,反抗越激烈越办,认命咯。

云光城忽然陷入一种诡异氛围之中,有人投举报信给监察司,什么贪赃枉法,胡作非为,一口气抓了不少人。

有些老实本分的平民百姓也被监察司的人抓走,惹起了不小的争议,然后都被城主府找到了罪名,无可辩驳那种,让人信服许多。

各方势力在云光城主的暗桩都炸锅了,知晓是三世子遭刺杀事件造成的局面,暗地里将刺杀者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有些人悄然撤走,却落网被擒,竟无漏网之鱼。

有些人则光明正大走出来,要与云光城主谈判,最终还是达成了协议,因为有些商贾本就兼有细作的身份,若全部清理掉,云光城的繁华富庶程度将锐减。

云光城主考虑再三,答应了下来。

这事一闹,就闹了十日之久。

时间步入三月中旬,云光城主终于安排好了城中事,一家人齐聚云庭。

云清跟云光城主说,他太寂寞了,想要带小伙伴一起去,也就是叶逸岫和叶舟斐。

城主大人经不起儿子的软磨硬泡啊,答应了,这也就产生了连锁反应, 白莲花也要带小伙伴一起去,还说已经答应了小伙伴,绝对不能食言的,否则天理难容啊。

白莲花这厮招摇过一段时间,结交不少大家闺秀,享受了一番被人吹捧的感觉,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还经常去参加一些富贵人家子女的聚会宴请。

所谓的小伙伴,就是一些城中富贵人家的子女,与白莲花同龄,还拜白莲花为大姐头呢。

在白莲花这个圈子里,也算是一个小江湖,她曾因为弱小被秋微余的小孙女秋秀苑捶过一通,回家求援被拒,这也就是她下苦工修炼的主要原因了。

要当大姐头,本事得有,威严得有,恩威并施,她经常拿城主府的名头去耀武扬威,狐假虎威,总得有些恩惠。

恩惠之一,就是许诺带最听话的小弟小妹跟城主去晋天城。三叔可行,好歹是干孙女,为何就不行?

这还真让云光城主给拒绝了,让白莲花体会到了亲疏有别,只觉得威严尽丧,难振大姐头威严,心生危机感,这时候是不是只能武力解决了?

云光城主挥袖一卷,众人随风而起。

叶逸岫神色复杂,三世子还真是宽宏大量,竟然真请城主大人带她一起了,难道他忘了自己跟他有隔阂了吗?

腾飞于天,这种感觉实在是妙,若是自己能飞就好了,此时被云光城主的力量牵引着,非常舒适,如鱼得水般流畅快活。

据说,能飞天至少是浩年境,他爹叶羽鹤也才醒命,之后是入命,才到浩年。

传闻云光城主到了天命境,人间已知的最高境。城主曾说这不是人间最高境,往上还有境界,叫天圣,天神,而且永无止境……

每个境界攀登都是登天梯,叶逸岫觉得自己有生之年都到不了入命境了,更何况浩年境?她此时也才觅命七元境,距离破命境都远呢。

如此时机难得,也该向城主请教请教武学了。

云光城主忽然捏印聚拢云气,脚下元气喷涌,化作实质云团,驮载着众人一路飞行,一面元气罩遮风挡雨。

叶逸岫瞪大双眼,往外探头探脑,观望山川河流。

叶舟斐兴奋蹦跳,竟在狠狠踩踏云团,一脸惊奇道:“居然这么硬!我还以为是棉花糖那样的呢。”

众人面色一黑,这傻子还真傻,想法竟如此清奇。

云清笑道:“舟舟,这是能变化的,由我老爹控制。”

叶舟斐一屁股坐下,又用屁股蹭了蹭,坐了坐。

云团忽然变软,犹如棉花团,叶舟斐半个屁股坐了下去,像个倒仰王八,四肢挥舞,双手撑着云团,愣是起不来。

“这回知道软云团的厉害了吧?”

云清笑嘻嘻道,纵起来蹦蹦跳跳,如脚踩棉花,稳稳当当。

叶舟斐突然四仰八叉,翻来滚去,乐不可支道:“还真厉害,好玩,清清,你也来啊。”

云清一个翻身到了叶舟斐身侧,与他一起摸爬滚打,翻腾嬉笑。

“这孩子……”城主夫人回首望去,摇头失笑。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