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碗时老公从后面进

第一十三章 生化改造的后遗症

辉常打的力量2020-04-15 09:17:2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轰——”“轰——”“轰——”随着林逸之如疯了一般一次又一次举起轻痕仙剑朝着那禁制劈去,禁制与轻痕撞击产生的巨大轰鸣声在仙隐剑阁之中不断地回荡。

  只是林逸之每一次决绝的挥剑,带给自己的都是反震之力对自己神魂无情的撞击和压迫,然而他还是咬着牙,仿佛麻木了一样,重复着这样的动作。

  疼痛,蚀骨灼心般的疼痛,所有的知觉都被疼痛所掩盖,那痛苦如梦魇一般蔓延他的全身各处。

  隐叟已然有些不忍,但也为林逸之不知从何而来的支撑力感到震撼,在他的料想之中,区区区物的修为,莫说十几次的冲击这禁制,便是一次冲击,那禁制的反震力便足以打的他神魂崩溃,再也不能够站起来。

  然而,从第一次林逸之对禁制发起冲击,到如今十余次已然过去,林逸之虽然遍体鳞伤,神魂都处在崩溃状态,可是,隐叟吃惊和动容的是。

  那个黑色身躯依旧站立在那里。虽然不是岿然不动,颤颤巍巍,浑身栗抖,便是一阵冷风,似乎都能将他吹倒。

  可是那个黑色单薄的身躯依旧那样不屈的站着,那身影悲壮而又孤单。

  伤痛,对于林逸之来说依然太过熟悉,他这五年,屡屡在生死边缘徘徊,这痛苦虽然如山如海,但林逸之明白,今日就算是神魂被震碎,也是决计冲出去的。

  宁可站着死,也不舍身成魔,忍辱偷生。

  那门前的禁制,起初微不可见,只偶尔发出一丝淡淡的黄芒,然而随着林逸之无休止的搏命式的攻击,那禁制似乎也能感受到林逸之不死不休的决心,似乎也开始忌惮眼前这个拼了性命的少年。

  原本淡淡的黄芒,忽然之间变得黄芒大胜,仙隐神殿的大门前仿佛出现了一道若有实质的黄色大网,将门前的区域完全罩住。

  黄芒如气流一般极速的流动,似有火花激荡,嗡嗡之声不绝于耳。

  林逸之看到这些,心里不由的一沉,一股无力的绝望与无奈袭上原本已然支离破碎的神识。

  强大,太强大了!林逸之这种几乎拼上性命的撞击,。心中侥幸的想着或许赌上一把,将这仙隐禁制哪怕撕裂一点点小的缺口,自己或许也可以出的去,然而,莫说仙隐禁制有所缺口,那禁制气息反而越发的强大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这五年之间自己所受的磨难还少么?如见连选择什么样的道路都无法自己决定,难道这是上天在逼我入那魔道不成?

  “我不甘心!——”林逸之忽然之间仰天长啸,嘶哑的声音彷如一只受了伤的孤狼。

  忽然之间,林逸之心中一动,他想起了那个彷如自己噩梦的东西来,尽管他一再的排斥,可是,事到如今,恐怕只有它可以试一试了。

  隐叟见林逸之已然是强弩之末,忽的淡淡冲林逸之道:“我说过,凭你这微末道行,你是根本无法撼动这仙隐禁制的,这禁制怕已然是这修真一界最强的禁制了,所以……你如今这个样子,还是那么执着么?事到如今,你难道真的不愿意留下?”

  林逸之忽然冲隐叟惨然一笑,眼中满是赴死的决绝道:“今日我便是死在此处,也不做拿违背良心的苟且之事!”

  隐叟也有些恼怒,冷哼一声道:“哼,不识时务,好吧,那我就看你如何冲得出去!”

  “用不着…..你操心!”林逸之忽然之间冲着隐叟诡异的一笑,忽然之间隐叟感觉到林逸之的气息为之一变。

  隐叟倒吸一口冷气,已然意识到,林逸之究竟想要做什么。

  不由的大惊失色的喊道:“林逸之,你疯了么!你在神识即将崩溃的时候,还要动用寂灭魔心?你就不怕煞气爆体么?”

  林逸之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感受着浑身的冷意逐渐漫过了全身,刹那之间,浑身似乎都变得不再痛了,只有那如潮水般的刺骨寒意和嗜血杀戮之意如梦魇一般吞噬着自己的神识。

  林逸之的眼睛也慢慢的开始变化,原本黑色的瞳仁逐渐被一丝淡淡的蓝色覆盖,缓缓的那蓝色逐渐深邃起来,迸溅出渗人心魄的寒冷与肃杀。

  林逸之的声音冰冷异常,断断续续道:“你说对了……我便是疯了又能如何!”

  如潮一般的冷意和杀意袭来,林逸之最后的一丝清明缓缓的被寂灭魔心所吞噬,整个人彷如带着九天杀神的凛冽,冷冷的屹立在仙隐神殿门前。

  那身上散发出来嗜人的冷意,让隐叟都感觉道了无比的危险气息,越是如此,隐叟的神情却越发的狂热起来,嘴中还不停的喃喃说道:“原来……原来这就是……寂灭魔心!果真厉害……果真厉害!”

  他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甚至还抑制不住的向前迈了两步。

  林逸之幽冷的话音响起,仿佛带着俾睨众生的傲然与冷冽:“如今,还有什么能阻我!”

  那幽冷的眼神之中的血色愈来愈重,缓缓的林逸之扬起了手中的轻痕仙剑。

  原本依然破损的轻痕仙剑,忽然之间一声清鸣,仿佛刹那间恢复了所有的生机,光芒大盛。

  林逸之一人一剑,蓦然出手,然而这次林逸之的行动却大大的出乎了隐叟的预料。

  只见他身形如一道锋利的黑色流光,忽的激射而出,然而那黑色流光却并不是如隐叟所料朝着禁制而去,而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那仙隐神剑轰然奔去。

  隐叟完全没有料到林逸之这突然的变化,根本来不及反应,待他反应过来,早已不及,但见林逸之右手已然如鹰爪一般钳住了巨大的仙隐神剑的剑柄,然后缓缓的,缓缓的将仙隐神剑提了起来。

  仙隐神剑被他这一动,巨大的剑气轰然呼啸而出,在林逸之的身旁形成一个无比的巨大漩涡,如九天杀神般林逸之在那巨大的剑气漩涡之中若隐若现,让人感到一种根本无法抵抗的错觉。

  那仙隐剑阁也因为突然失去了仙隐神剑的封镇,忽然之间一股如九天震怒般的雷声蓦然响起,似乎要撕裂这方天地。

  仙隐神剑似乎感应着着宛如九天之上所发出的杀伐雷声,剑身之上,幽紫色的剑气在剑身和林逸之的手上激荡缠绕,紫色的光芒时隐时现,将林逸之的脸庞也映照的诡异无比。

  “放下,快放下!你这个疯子!”隐叟刹那之间失去往昔淡漠的风采,再也顾不得半点矜持,大声的冲林逸之嘶吼道,那吼声之中带着从未有过的惊慌。

  “疯子?哈哈哈!”无边的剑气之中林逸之疯狂的笑着,笑着笑着,那眼中挤满了泪水。

  蓦然之间,林逸之举剑问天!“五年了,五年!这贼老天一直那么的捉弄我,我何曾如此的痛快过!今日,何不干脆就这么疯一把!却要看看,这天又有什么能耐再挡在我的面前!”

  话音方落,九天之上,原本就震耳欲聋的雷声更甚,这苍穹仿佛要塌了一般,原本是白天,虽下着雪,但光线还是很好,却突然之间,所有的光芒似乎尽数被这苍穹摄了回去,刹那间,风云激荡,无边的黑暗将整个仙隐神山笼罩。

  凄风惨惨,犹如鬼哭,那黑暗空洞而阴郁,天空之上,除了那翻滚的云气,没有一丝的星斗。

  黑夜之中,雷声如挫骨的长刀令人心惊胆战,只有那飞舞的白雪,依然无声的在黑暗中飘落。

  这雪的白色在这幽冷的黑暗中似乎显得更加的纯粹,皑皑白雪原本的冰冷,与这黑暗相比,竟似成了最温暖的东西。

  白色雪浪,在黑暗中忽明忽暗,犹如白色的点点星光。诡异之中竟有种说不出的凄艳。

  雷怒九天,“嚓——”仙隐神剑剑身之上的幽紫色剑气似乎有了灵性一般,化作一道明亮的紫色利闪,宛如一条桀骜不驯的紫色苍龙直射向苍穹之上。

  滚滚雷云之下,紫电从天际直划而下,一直连接在林逸之的手中,远远望去,林逸之单薄的身躯就如握着那紫色如龙的闪电一般。

  那原本黑暗无光的天地,在一瞬之间,被这从林逸之手中迸发的紫色闪电点燃,仿佛瞬间沸腾起幽紫色的光芒。

  山是幽紫色的,殿是幽紫色,便是原本漫天飞舞的雪,也成了幽紫色的。

  狂风,雷云,闪电。

  林逸之的黑色衣衫随着冷风飘荡,仿佛他就是这天地异象的根源。

  风似巨口,雷若神怒,电如幽魅。

  仿如末日,那末日中,他的身躯似乎成了这天地唯一的脊梁!

  林逸之缓缓闭上眼睛,幽冷的声音再度响起:“你让我放下?晚了!”

  说罢,他倒提着仙隐神剑,一步一步的朝着仙隐禁制缓缓走去。

  “你……你用寂灭魔心强行操纵仙隐神剑来破坏仙隐禁制?林逸之,你会挫骨扬灰,魂飞魄散的!”

  林逸之并不答话,依旧缓缓的走着,每走一步,那从仙隐神剑剑身上直射入天际的幽紫色闪电,也随着他的移动,缓缓的在天空中划出一道幽痕,那幽痕触目惊心,彷如硬生生刻在天空之上的伤疤。

  忽然之间,林逸之停在了隐叟的身旁,眼前离那散发着黄芒的仙隐禁制不过三步之遥。

  隐叟的口气已然没了方才的强硬:“年轻人……你若不愿意入魔,我们还可以再想办法…..你还是把仙隐神剑放下吧!”

  林逸之似不经意间又握了握仙隐神剑。忽然之间朝着隐叟缓缓一笑。

  那一笑,在隐叟看来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古怪……讥讽,甚至还带一丝若有若无的…..温暖的清醒与澄明

  隐叟心中暗想,大约是自己看错了,如今林逸之在寂灭魔心下神魂受创,根本与清醒没有半点关系。看来自己太紧张了。他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林逸之就这样站在那里,忽然一动不动,就那样看着苍穹。

  苍穹之上,紫电惊雷,无数的迷失了家在何处的亡魂在低低的吟唱。

  看罢多时,林逸之轻轻地叹道:“来吧,让这一切都结束吧!”

  缓缓的举起手中的仙隐神剑,如同面对着整个世界。

  仙隐神剑浩大而恢弘的紫色剑气,宛如天地的主宰,世间一切的鬼魅魍魉无论如何躲藏,都无处遁形。

  那并不粗壮的手臂,看起来那么的单薄,然而此时此刻,却如山一般岿然不动。

  风更大了,雷更响了,紫电翻腾,如空中的烟火,永不熄灭。

  林逸之原本嗜血的幽冷脸庞上,此时此刻,竟然不知是何原因,隐隐带着一股无比的沧桑与庄严。

  仙隐神剑挟裹着天地之间最凛冽的剑气,彷如九天之上,倾然而下。雷霆万钧般朝着那黄芒闪动的仙隐禁制狠狠的劈去。

  便是连隐叟都在这一刻下意识的变得有些神情恍惚。

  就在隐叟不到半息的恍惚中,林逸之原本那满是嗜血杀意的脸庞,竟瞬息之间金属褪去,原本近似疯狂的幽冷眼神,在那一瞬间,也忽然变的无比的清澈。

  与此同时,他的手臂猛然剑一用力,原本从天而降的仙隐神剑,竟倏而调转方向,以林逸之能够调动的最快速度,直直的朝着隐叟直冲而去。

  宛如紫色苍龙在幽暗的黑夜之中,闪动这锋利的獠牙。

  速度之快,那原本直直的紫色剑痕,瞬间在半空中画出了一道惊艳的弧线。隐叟反应过来,已然避无可避。仙隐神剑正中隐叟的胸膛。

  挥剑,撒手,撤步。

  风似乎停了,雷声也渐渐隐匿,四周的黑暗之中缓缓的升起一丝柔和的亮光。

  然后那亮光缓缓的弥漫开来,终于驱走了所有的幽暗。

  眼前,依旧是那个白雪皑皑的世界,大雪纷扬,无声无息。

  一切都如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仿佛刚才的过往,只是一场噩梦。

  一切显得风轻云淡。林逸之缓缓的后退两步,带起黑色的衣衫轻轻的摆动。脸上的表情不喜不悲,只有那汪清澈的目光微微闪动。

  隐叟根本不敢相信这一切,难以置信的看了看林逸之那无比清澈的眼神。

  不!这不可能,这一定是梦!他不可能就这么容易杀了我的,我一定是出现幻觉了!

  然而,当他低头朝着胸膛看去,却看到了那仙隐神剑古朴沧桑的剑柄,他已然看不到仙隐神剑的全貌了,因为仙隐神剑完全没入了他的前胸。背后,那从身体贯穿而出的仙隐神剑,依旧闪烁着那无比熟悉的凛冽幽紫色剑芒。

  只是奇怪的是,那剑尖之上,却没有丝毫的血迹,就是那样如穿透了空气一样。

  隐叟一动不动,只是看着那露在外面的剑柄,很久很久,脸上露出了浓重的悲哀与不甘。

  缓缓的,枯槁的双手轻轻覆在那剑柄之上,似乎想把那剑拔出来,可是便是连那拔剑的力量都没有了。

  隐叟终于叹了口气,似乎不甘心,又似乎了却一桩沉重的心事。

  其实,在那剑刺入胸膛的那一刻起,他已然明白了所有的一切,其实他完全可以躲闪一下,就算来不及完全躲过,那仙隐神剑也不可能丝毫不差的刺入他的胸膛。

  可是,对于他来说,既然一切早已都被林逸之洞悉,他就算完全躲开,也已是没有丝毫的意义了。

  既然毫无意义,自己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呢?自己本就不该存在这世间的。不是么?

  死了,一切都是终点,一切便都结束了,解脱了,对么?

  只是,他自认为从见到林逸之那一刻起,他都小心翼翼的做着他所有应该做的事情,调动着所有有利的情绪,韦德只是让林逸之完全相信他,他甚至自信的认为,林逸之已然对他的话深信不疑。

  他不是曾经动摇过么?曾经寂灭魔心发作,他曾经试图舍身成魔,就在刚刚他不是被寂灭魔心煞气反噬失去了心智,变得嗜杀暴虐了。

  他举起了仙隐神剑,一切都是按照自己的设想进行的,可是为什么最后……

  他猜中了过程,却没有猜中结局。

  他有些不死心的看了看林逸之,然而那已然浑浊无神的眼睛里,并没有林逸之臆想的怨恨与杀意。却是那么的平和,那么的疲累。

  他忽然轻声的说道:“年轻人……你这个……疯子……你为什么……”

  他并没有质问的意思,他只是想知道自己是哪里犯了致命的错误。

  林逸之洒然一笑,似乎轻松了许多,事实上,他朝着隐叟刺去的那一刻,他内心依然还在犹豫不觉,直到他刺进去之后,从剑端传来的感觉,让他瞬间兴奋不已。

  看来他这一赌是赌对了!因为那一刺给他的感觉就像什么都没有刺中一般,就宛如刺中了空气似得。可是林逸之清清楚楚的看到,那剑是完全没入了隐叟的胸膛的。

  如此来看,那隐叟肯定不是什么剑灵,或者真的有什么如同隐叟一模一样的剑灵,而眼前这个绝对不是,因为他就是一个没有实质的——虚像!

  或者,可以叫做分身。

  见隐叟问他,林逸之虽然知道隐叟在骗他,但似乎感觉到他与他相遇之时所说的话中,包括神界那些秘事,似乎并不完全是假的,甚至大部分是真的,而且,有时还带着无比的善意。

  所以林逸之依然是一份敬重的表情,一拱手道:“前辈,我之所以知道这是骗局,其实是原因有三,换句话说,从我遇到你开始,你有三个错误。”

  “竟然那么多!……”隐叟似自嘲的呵呵笑了两下,气息似乎变得微弱了起来。“年轻人,你讲一讲吧……”

  林逸之低头略微思考了一下,这才朗声道:“第一,我原本是在执念火海之中,方冲出了红色的杀戮之火,然后就遇到了一段平静的火海,那火海的颜色我记得十分清楚是淡淡的黄色。我屏息凝神,准备应对随时发生的状况,然而却突然之间莫名的来到这里,所以我从一开始就觉得,这十分不合常理,仙隐剑阁怎么可能如此随随便便就进得去的,而且还是在执念火海试练中发生了,这未免有些太匪夷所思了。因此,这里便不对了。随着和你的接触,我越加的疑心,这仙隐剑阁虽然表面浩大壮观,那门外的雪也不停的下,但是似乎都太过于虚幻,显得格外的不真实。还有一点,我竟然感觉到了外面风吹进来的冷意。虽然我区物修为,能感觉到冷,但是也断然不会有如此之冷,那种冷深入骨髓,让我都不禁紧了紧衣服。因此我断定,这里绝对是人为设定的,刻意的模仿了所有的细节,只是,这细节太过于刻意,刻意都有些过头了。而且我在进入执念火海之前,曾师兄曾讲过,执念火海有四段,四种不同的颜色,红色为杀戮之火,黄色为贪婪之火,蓝色为虚妄之火,紫色为情障之火。我来到这里之前,碰到的火焰是黄色的,如果猜得不错,这里应该就是贪婪之火的范围,而这里的一切都是虚像和环境。”

  隐叟微微一叹道:“不错,毫无破绽,那第二呢?”

  林逸之又道:“这第二,便是你一再的挑拨我内心对正义的理解,并有意无意的言讲正道的阴暗一面,虽然你的话有些许道理,但是与你剑灵的身份实在不相称。再有,你这样做让我的寂灭魔心发作,煞气几乎让我难以自控,你竟然袖手旁观,而后来你给的理由只是为了看一看看我是否真的有寂灭魔心,难道身为正道护剑剑灵,只是为了区区的一个印证,就要冒着我完全被煞气侵蚀的危险么?这说不通!”

  隐叟默然不语,忽的叹道:“不错,是我太着急了,那第三呢?”

  “第三,你极力的引诱我化身成魔,便能主宰天下,杀尽一切有负于我的人,而且极言拥有强横力量是多么美妙的事情。我便已然猜测到我所处的地方是贪婪之火,而你便是这贪婪之火幻境所化。因为,我一旦不顾后果,为了贪图复仇,贪图那些强横无比的力量,便落入贪婪的圈套,这样你便能瞬间置我于死地,这就是贪婪之火的危险之处。除了这些,你还有一个破绽!”

  “还有?还有什么?”隐叟问道。

  “还有,原本我曾试过一次,的确有禁制存在,但你可曾记得我与你之前曾经一言不合,我要离开,当时可是畅通无阻的走出这仙隐大殿,禁制莫名的消失了来到外面白雪皑皑的雪地之中的,为何这次要走,却又莫名其妙的出现了禁制,无法解释,只有是你为了达到目的,留我在这里而动的手脚。”

  隐叟似乎颇为赞许的点点头道:“年轻人,我还是小看你了,以为你木讷老实,但这不等于心思不缜密。你的心智却是我见过最好的……你讲的很对……只是有一点,你却说错了,我不是虚像,而是真实存在的。”

  “什么?可是你……”

  “给你的感觉就如虚像一般?呵呵,年轻人,其实你知道么,我被一个无比强大的人创造出来,当时的时候,我真的只是一个没有自我意识,一切都按照创造我得人所设计的那样,整日里木然的坐在这幻化而成的仙隐神殿,没有悲伤,没有欢乐。整日看着这纷纷扬扬的大雪。这样的日子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我自己竟然修出了灵识,有了自己的思想和行为,我当时真的认为我就是我,就是守着这仙隐大殿的剑灵。我欣喜若狂,外面那白雪如素的世界太美了,我每天都要在那白雪之下开心的笑着。”

  隐叟沧桑的表情之中忽然之间有着丝丝的满足和幸福。然而不过一瞬之间,便被一股浓重的悲哀与落寞代替了。

  就如那仙隐神剑没有没入他的身躯一般,他好像没有丝毫的衰弱迹象,声音变得忧伤而破碎:“这样的日子,如果永远持续下去,那便有多好!可是直到创造我的人的到来,他亲口告诉我,我不过是他创造出来的虚像分身,在这里只是为了完成一个任务,然后无论那任务完成完不成我都没有存在的意义了。而且他亲口说,我,甚至包括这仙隐神殿和外面纷扬的白雪都是虚幻的,我不相信,发了疯的摇头嘶吼,他只轻轻一挥手,我,还有我周遭的一切,仙隐剑阁,纷扬的白雪世界,瞬间成了一片似乎没有尽头的黄色熊熊大火。直到此时,我才终于明白,我果然只是一个虚像,一个有着自己思维的怪异分身罢了!”

  林逸之没想到眼前这隐叟竟然还有如此的遭遇,心下有些不忍,忙道:“前辈,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

  这此前辈二字,怕是林逸之最为真心实意的一次了。

  隐叟凄然一笑,脸上的皱纹似乎更加的深刻了:“年轻人,你不用自责,今日是我自己寻死,真真与你无关!其实,就凭你,便是突然发难,又岂能如此轻而易举的一击即中?那是我故意而为的!你不必太过自责!”

  什么!林逸之心神大颤,自己寻死,这也未免太过于匪夷所思了吧。

  “很吃惊对么……其实,很容易理解……我本就不该存于这世上,无论任务失败还是成功,我都会消失。所以这样死,比最后被创造我的人收回生命,或许更…..舒服一些吧。还有,我做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傀儡,这仙隐剑阁空空荡荡,寂寥的让人感到害怕!”

  隐叟的的面容之上,爬满了难以言说的孤单无助,声音忽然之间停顿了下来。好久,沧桑而寂寞的声音再度响起,宛如洒向人心肠的一捧凄凉。

  “多少年了…..我每天都是看着这纷纷扬扬的茫茫大雪…..你知道么,我多么希望能有人陪我说说话?多少年了,我厌烦了每天的面容都是一模一样……”隐叟忽然之间再也说不下去了,那握着仙隐神剑剑柄的手,也微微的颤动起来。

  那佝偻的身体顷刻之间也缓缓的颤动起来。如今的他,就如风烛残年,随时生命便会熄灭的孤单老人。

  林逸之心下不知为何如刀绞般的难受,方才这隐叟骗他的恩怨,在这一刻似乎根本不值一提了,眼前只是一个一生都无比悲哀的老者。

  林逸之的声音也有些颤抖道:“前辈……我……我现在还能为你做些什么?”

  隐叟半晌无语,头低低的埋着,终于,他缓缓的抬起头来,却早已是老泪纵横。

  “我……我快不行了!”

  话音方落,那没入隐叟身体的仙隐神剑忽然之间轰鸣起来,顷刻之间,无数幽紫色的光芒从隐叟的浑身各处直穿而出,轰然射向苍穹。

  那紫光凛冽无比,让林逸之都无法对视。

  “前辈……”林逸之忽然之间觉得刀割一般的心痛,他大呼一声,往前紧走了两步。

  紫光过后,隐叟的身体忽然变的如虚像一般透明,甚至透过他的身体可以看到被他挡住的事物。

  “我得时间不多了……不会再等太多的时间,我便会永远的消失了……年轻人……我再也无法给你讲故事了……”

  林逸之闻言,不由的一阵无比的心酸与孤独感,是呀,也只有在这里,这个老者跟他讲了一个又一个他不知道的故事,也只是在这里,这个老者一次又一次的请他喝茶。

  那茶真的很好喝……如今……一切都回不去了……一切终将逝去。

  “前辈!……”林逸之再也说不出话来,早已泪流满面。

  隐叟凄然的喃喃道:“年轻人……不要恨我……真的不要恨我……年轻人……如果可以……你过来抱一抱我罢,千万年了,你可知道一个人看着门外纷纷扬扬大雪的寂寞么?……”

  林逸之使劲的点了点头,快步的来到隐叟更加透明的身体前,张开双臂便要抱着这个孤独的老人。

  可是,就在他环抱的那一瞬间。隐叟的身体蓦地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声响,终于变成了如粉末一般的细沙,缓缓的流过了林逸之颤抖的指间……

  “前辈……隐叟前辈!”林逸之再也抑制不住悲伤,歇斯底里的凄然的吼着。

  回答他的只有嗡嗡的冷风和着漫天飘荡的雪花。

  忽的,一丝冰凉的感觉自林逸之的手心传来,似乎是隐叟消散之前最后的一滴眼泪,从那半空之中缓缓的落下。

  林逸之颤抖着手,小心翼翼的展开紧握的双手,这才看到那滴冰凉的液体正是自进入这幻境以来便离奇消失的用来计算在执念火海中的时间的澄明水。

  那一滴澄明水,深蓝幽幽,就如那个曾经逝去的剑灵的眼泪……

  P.S:隐叟的故事终于讲完了,不管如何,虽然有些枯燥,之前还有断更,但兮遥依旧在用心讲述,明天将开启新的内容,而第一卷也接近尾声,敬请期待剑隐仙后续精彩!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