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碗时老公从后面进

第三十九章 强化露可

辉常打的力量2020-04-13 13:57:37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该死!怎么还会有这种墓葬的?在同一个区域修筑两个完全一样的墓?我和老三把两个墓来回倒去的轮番看了不下五遍,最终我无力地蹲坐在右边那个墓前,做出了一个结论。

“别看了,我看明白了,这两个墓确实是一模一样的,一点差别都没有。”

老三皱着眉头听我说完这句话,然后不死心地掏出手电又去看右边那个墓,我劝道:“别看了,再看也就是那样。芜湖~完蛋咯,咱没招咯,本来想着在终点等江先生,现在好了,我也不知道要去左边还是右边。”

“虫子,等会,我好像看出来点名堂,噫!好!我懂了!”老三盯着右边看了好一会,突然大呼小叫起来。

“该死的,你又懂了甚么?”我并不想起身,继续蹲在那问道。

老三见我一动不动,便来拉我,把我扯到他旁边,用手电照着墓穴中间中室与后室连接的那里,道:“你看这里。”

那里距离门口大约有七八十米的距离,我本来就有轻微近视,这里又黑灯瞎火看不清楚,所以看那里看的并不是很清楚。不过尽管如此,既然大海在那里有了发现,我便聚精会神,眯起眼睛,仔细地观察了起来。

看了好一会,我终于也看清楚老三想让我看的东西是什么了。是门!左边的中室和后室之间有一道石门隔开,右边却没有门。

我见此大为惊喜,好似发现了新大陆,于是再夺过老三手里的手电,细细看了看这边墓室里的情况。

后室看不清晰,我就不提它了,主要是中室。我发现中室里面,地上散落了一地的铜杯铜碗,还有凌乱摆放着满地都是的各式各样的礼器。除了这些,地上的案,榻,几等各式家具也统统翻倒在地,凌乱不堪,好似鬼子进了村一般。除了这些,我好像还能看到几根骨头散落在地上。

之前没有细看,墓道又有这么长,所以我刚开始没有看清楚,现在仔细一看,才发现还有这名堂。看出了这个名堂,我立马对这两处墓穴明白了七八分。

老三看着我的样子,在一旁得意洋洋:“姜大才子,姜大学士,怎么样,你那书脑子还是不太仔细吧,我可是一开始就在观察细节,这看了好几遍才发现了这回事。”

“可别,咱最高学历是来自同一个班的,我在你面前可算不得学士。”我听出老三嘴里那股揶揄味,眯起眼睛朝他说道,“那你细说一下,你看出的是什么名堂?”

“这还不简单,”老三又把手电拿回去,指着离我不远处甬道里面的地面和墙壁,这时我才发现这地上还有几根箭矢“你看这地上是不是有些箭,你再看那墙上是不是破烂不堪?这些就是守护墓穴的机关,这就说明啊,这边被土夫子——我不是说现在这批啊,我是说古时候的摸金校尉,就是曹公手下那群人和他们的弟子们,这里被他们这群老土夫子光顾过咯~正所谓,摸着石头过河,前人也就把路给我们踩过一遍了,现在我们就顺着前人的道路,走右边就完事了!”

我点点头:“确实,容我再看看。”

说完,我又把手电拿到手上,去左边的墓穴看了看,再返回右边,在这边好好对比了一下。这一对比,我差不多已经知道这两个一模一样的墓是干什么用的了。

老三见我来回忙活,愈发得意,他正要开口继续卖弄,我抢先拿过话题。

“你的猜测有道理,但是我觉得应该走左边。”

老三傻了眼,问道:“为什么?”

“首先,没错,右边已经被前人铺好了道,他们可能已经把里面能趟的水都趟过了,但是......”

我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组织了一会语言,才继续道:“可是,他们全部走错了路。”

“啥意思?”

我见状带着老三来到了左边墓穴的门口,把手电指向里面:“你看这里是不是完好无损?完全没有被人骚扰过的样子。你再仔细想想,我们真的应该走右边吗?”

“啊...这...”

我清了清嗓子,故作深沉道:“这不是什么前人趟好了路,这是前人压根不知道左边还有这个墓。”

外面的通道和里面的墓不是同一批人建造的,盗里面墓的人来过那个墓穴的时候,外面的建筑可能还没修过,这一点我和老三都是知道的,可是老三忽略了这一点。他先入为主地认为,在右边墓穴中盗墓的那些人就和我们一样是从这个通道里进来的,知道左边那个墓穴的存在。

“右边那个墓,其实只是一个防盗手段而已。这种手段很高明,修两个墓,一真一假,再做些手法,引导盗墓贼去那个假的墓穴,同时在假墓穴中间放一些财宝满足盗墓贼,以李代桃僵之策,让盗墓贼忽略掉真正墓穴的存在。”

“可是...修外面通道的人他们不会进墓穴看看吗?”老三疑惑道。

我抚掌:“问得好,修外面这条通道的人,首先不可能是盗墓贼。你看里面这个墓的规模,再看看外面这个工程的规模。你会为了赚五十块花五千块吗?很明显修通道的那群人另有所图,至于他们图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其实我还有几句话没说。虽然已经过了好一段时间,但是那个壁画的先进程度带给我的震撼还没有消失,或者说我很明白建造外面通道的人拥有怎样的文明程度和生产力。拥有这种文明程度和生产力的一批人,是不会对一个看着就没什么油水的古墓动心思的,你见过富二代抢银行的吗?

老三听完,略一沉思,接着便恍然大悟:“我靠,你这书脑子还真好使。”

“这还真是我在书里看来的,不值一提~”老三那副好奇宝宝的样子让我很受用,于是我飘飘然起来,好像我真是个通晓古今的学者似的。

接着我便指挥了起来:“江先生他们一看就是老懂哥,当然不会去那个假墓穴,咱们想办法进这个真墓里面等他们便是。我倒要看看神秘人把我们叫来这里是为了个什么。”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