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碗时老公从后面进

第二十五章 :未知危险

辉常打的力量2020-04-14 13:17:3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徐晓天是信阳市某个小村子里即将前往大学的一位学生

  火车上

  (徐晓天和张奥是同一个村子里考上同一所高中的好兄弟)火车在轨道上行驶着。火车列箱前方传来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

  徐晓天:“怎么回事,开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停了”

  不一会,张奥急急忙忙小跑回来,嘴里还气喘吁吁的说:“火车长说前面的山石崩塌,有不少石头压到了轨道,看来火车已经不能前进了,火车长说我们要步行到那个最近的村子里,村长会送我们到镇子上。”

  “不知道能不能及时赶到xx高中,”晓天担心的说。“唉!反正一时半会也清不干净,我们先下火车,去呼吸新鲜空气。”“那好吧”晓飞被张奥拉着下了火车。

  一下车看到了一群人看热闹似的在看山上的石块,其中有人开始说这非常诡异,因为山一般是上窄下宽。而它刚好反过来。

  晓天和张奥并没有加入他们,而是问火车长最近的村子有多远。“好像是5公里多吧”“啊!5公里,我原本还打算在车上好好睡一觉”张奥唉声叹气的抱怨着。“没别的办法了,走吧”晓天拉着张奥往村子走去

  到了晚上火车上的一行人,到了村子里,村长用一股家乡话说“今天已经黑了,夜路不安全。我先安排各位住的地方”

  此时一位年轻气盛穿着西装的年轻人说“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走。tm的不要浪费我的时间。OK?”

  村长叹一口气说“这位同志,你不要着急嘛!我们的车坏了,因为我们平时用不到,所以呢,我们没人去鼓捣那玩意。今天是走不了,过俩天吧!走走走,我先给你们按排住所。”

  “因为空房子不多,所以委屈一些人了,要给我们村民住在一起了”

  “那有,不委屈,大家都是人,到是委屈村民了,一下住在一起,不知道他们同意吗?”晓天说,“我们村民都很随和的”村长一脸正经的说,说吧就领着大家去了各自的住所。

  晓天和张奥却不知道住哪里,因为没有了空房,张奥说那边不是有个空房(手往说的方向指去)

  “唉,也罢反正他也神志不清了,也干不出啥事,嗯那你俩就住那吧!”“谁神志不清,你不会让我俩和疯子住在一起吧!”村长急忙解释道“唉,怎么会,怎么会,那家人家中没有电。不和我们村里人唠嗑,不是疯了。”

  “那就行,那我们走了。”张奥说着边拉着晓天走。“还有,那间屋着里是一个老头”村长向着他俩喊。

  晓天推门而入看到一个小房间,张奥跟在身后。正前方有一个老头在跪在一个脏枕头上。老头紧闭双眼,双手和十。他面前是钟馗像。

  “多大人了,还信迷信。信关公都比这强。”张奥小声嘀咕。“小毛孩,有胆你在说一遍。”

  几乎在一瞬间,这个老头就站在晓天和张奥面前。晓天直接看傻了,张奥吓的跪下。分不清是人是鬼。因为他们眼前这人白发苍苍,却还能如此速度。晓天心里莫名觉得眼前这个老头,不简单。

  老头并不计较了。而是进房间直接睡了。而晓天和张奥。则到另一个房间。

  夜晚~张奥梦到一只黄鼠狼,追着他。他害怕,一直跑,可每当他一回头,黄鼠狼就离他更近了。

  天亮了,晓天怎么叫张奥,他都不醒,还浑身冒冷汗。晓天慌的不知道怎么办。

  “中邪了”  “我看这小屁孩是没救了!”老头一边说一边拿起一根很旧的烟杆开始嘬了起来(表情很是享受)

  晓天有些气愤:“我看你这老头才是没救了,我朋友可能只是做噩梦了,你不要胡言乱语。”

  “信不信由你,我只给你说一次,跪在地下给我磕个头,还可能有救。”老头闭着眼继续抽烟。晓天没有理会他的无理要求

  眼看张奥迟迟不醒,徐晓天只能先将村长带过来。

  村长看了看皱了皱眉头说“这,我也不是大夫,但是我能看出来这不是病。”

  晓天这时就慌了,他望了眼老头,然后跪在他面前磕一个头。这个头迟迟没抬起来,声音有些微微颤抖“求求你了,救救他吧。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兄弟。”

  老头微微坐正了身子,可嘴里还是含着那根烟杆,眼睛慢慢挣开说“你这朋友可招惹什么邪祟”

  “没有啊!我一直和我朋友在一起。”“肯定有,只不过你不知道而己,而且道行很深,这就难办了呀”老头深思了一会。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你进入他的梦景,在梦里他看不见你,你需要鸡血引路洒在他的前方,用红绳系在他的脚踝。慢慢的将他引来,然后不管身后发生什么,发出什么声音也不要回头看,一直向前走,直到听狗叫声,还有千万不要跑,不然你也回不来了。听懂了吗?”

  晓天有些不信但只要有一丝丝可能他也要尝试一下。

  “时间到了,村长拿鸡血牵黑狗来。”

  晓天平躺在一张并不太平坦的床上,闭着眼,心中感慨万千,

  小时候他经常搬着凳子去听村里老一辈讲的那些奇妙又精彩的鬼故事,一听鬼故事夜里就尿床,一尿床妈妈就知道他又去听鬼故事了,可是妈妈只能说教他一顿,有时实在气的不行了,就打一顿,可也管不住他去听。

  晓天正在回味的时候,被老头一句话打断“准备好了吗,不要想别的了,心无杂念才能进去”

  晓天又一睁眼来到了一个小村庄,“这就是张奥的梦境了吧,可张奥呢?”晓天心想“别磨叽,赶快找张奥”老头焦急的喊。

  晓天开始着急像无头的苍蝇一样,他看到一位老妇人,着急去问话“噢,你找小奥是吧,他现在应该在河边摸鱼,他可真是个好孩子每天都来送鱼。”

  晓天按着老妇人指的方向来的了河边,看到一个人蹲在那里,他上前一看正是(小时候)张奥。

  他有些惊喜,连忙拉着他走。可张奥并没有理会他。只顾看地上一只死黄鼠狼,这只黄鼠狼死像很惨,皮都被剥开,肚子里塞满草和石头。张奥抬起头哭着说,“为什么,它还这么小,它只是想活下去呀”

  晓天被张奥给感动了,但是他必须带他走。他强行把红绳系在张奥的脚踝上用鸡血引路往回走了起来,刚开始他听到张奥的反抗声而后来他没听到任何声音,他有些担心红绳系的不紧,张奥跑掉了。他想回头看,“不要回头,继续走,什么都不要管,你现在只需回来。”晓天听到老头的声音。

  他开始放心起来,身上也舒坦多了。因为他听到了狗叫声。

  一睁眼,他从床上起来,连忙跑向张奥躺的地方,刚一进门他看见老头叼着烟杆说“这小子,没事了,等他醒了就好了。”晓天松了一口长气。

  他一下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老头严肃的说:“还没完呢,他招惹的邪祟还没除呢!这次它没除掉张奥,肯定会上门亲自来取这小子性命。”

  晓天:“那它什么时候来,我好有个准备。”“不用准备了,已经到了”老头拿出了床下的木剑。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