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碗时老公从后面进

第三章 剑名:碧落

辉常打的力量2020-04-16 01:57:2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罗玄一掌“飞龙在天”从天而降,阿三双手交叉努力格挡。

  被一掌击中,阿三的脑子里只来得及闪现一句汉人的成语螳臂当车

  随后感觉脚下一软,整个人矮了一截,当场昏死过去。

  所有人都猜错了,罗玄真正的后手,不是苦头陀范遥,也不是青翼蝠王韦一笑,而是这一套至刚至强的降龙十八掌

  杀死阿大方东白、打废阿二阿三,罗玄才微微放松,缓缓走向玄冥二老。

  玄冥二老身为多年老江湖,好色贪财的他们哪里会愿意将命丢在这里二人连忙使出搏命的打法,仍旧不能从手持倚天剑的范遥和练就葵花神功的韦一笑手中逃脱。

  忽然,二人见到范遥和韦一笑收招后撤,虽然心中疑惑,但面对如此大的空档,二人毫不迟疑,赶紧逃

  眼角的余光瞥过刚才阿三与罗玄战斗的地方,一瞥之下,大惊失色,疑惑与恐惧同时升起:“他人呢”

  瞬间,一股汹涌澎湃的纯阳力量从后背灌入身体,与玄冥二老多年修炼的玄冥内力碰撞不止,二人体内仿佛多了一个烙铁与寒冰组成的磨盘,转动不休

  玄冥二老瞳孔收缩,眼神之中仍旧充满了不信和惊愕,身体的痛楚还在其次,二人最最难以接受的是自己一生苦功化作流水,生生被磨成了废人

  罗玄磨灭了二人的内力后,在二人体内分别留下了一道灼热的力量,让二人每日每夜都遭受烈日灼心的痛楚。

  解决完几人,罗玄冷冷地说道:“蝠王,范右使,辛苦了。”

  韦一笑点了点头,见着罗玄神色冰冷,有些疑惑。只是他不清楚对方这些天经历了什么变化,只以为罗玄还处在刚才战斗时的专注状态,也就没有在意。

  回头看着范遥,想到昔日“逍遥二仙”成了一个丑头陀,让韦一笑不胜唏嘘。

  范遥见到功力大增的韦一笑,也是感慨不已,可惜范遥不知道韦一笑失去了什么,否则只怕会更加唏嘘。

  身为光明右使,对前任教主还是要拜见一下的,范遥递上倚天剑,拱手行礼,道:“属下见过明王。”

  罗玄没有答话,突然凑到范遥面前,问道:“韩千叶是不是你毒死的”

  “什么,韩千叶死了”范遥大惊失色,神色不似作伪,“黛绮丝她,她还好么”

  果然情之一字,最能动人,范遥一双丑脸黯然,让人看着难受不已。

  罗玄感觉多日来的情绪总算放松了一点这算不算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揉了揉自己的脸蛋,道:“蝠王,将汝阳王府高手一扫而空,范右使潜伏多年功不可没,为了奖励他,我觉得可以带他去灵蛇岛见见黛绮丝”

  范遥的眼睛亮起,一双大眼和高鼻梁仍旧可以看出当年的帅气。

  韦一笑听着罗玄不着调的话,微微一笑,心道:“这才是明王的样子嘛。”

  罗玄接过倚天剑,拍了拍范遥的肩膀,道:“老帅哥啊,我现在有一个任务,不知道能否交给你去做”

  范遥一脸肃穆,正色道:“明王请讲。”

  罗玄摆了摆手,道:“别那么大压力,这个可关系到你和黛绮丝的幸福也关系到我和小昭的幸福这话只在心里讲,不久后会有一批波斯明教教徒持圣火令渡海而来,要对曾经的总坛圣女黛绮丝不利。我现在要求你去保护她,顺便拿回圣火令,有没有信心”

  范遥眼睛一亮,连忙道:“有这个必须有”

  罗玄笑了,范遥这曾经的帅哥如今的丑头陀焕发第二春后,果然看上去没那么苦大仇深了。将阿二阿三两个残废和玄冥二老两个废人丢给韦一笑和范遥,让他们带回去给张无忌好好炮制,比如实验黑玉断续膏什么的后,罗玄就将二人打发走了。

  打发韦一笑与范遥离开后,罗玄解开了赵敏的穴道。

  穴道解开,赵敏抽下自己脑袋上的簪子,插向了自己的喉咙。

  簪子停在了喉咙边,正是赵敏的手臂被罗玄一把抓住。罗玄方才看到赵敏一副心生死志的样子,也不愿对方就此香消玉殒。

  “让我死”赵敏想要拉动自己的手臂,却如同被一把大钳子给钳住了一般

  罗玄眉毛一挑,冷声问道:“你就这么想死”

  赵敏发觉,自从杀光了自己手下的几个高手后,对方的情绪似乎不再阴郁,心说:“这是可以沟通的信号”

  眼珠子一转,赵敏故意点破罗玄的意图:“我不死,难道还等你谋杀我父兄吗”

  “唉,被你看出来啦”罗玄笑了笑,道,“你老爹李察罕和你那哥哥王保保,是蒙元剩下的唯一两个英雄人物啦,宰了他俩元朝倾覆指日可待”

  赵敏心道:“果然如此么此人学贯古今,刀剑拳脚无一不精若是做出行刺之事,确实让人防不胜防”

  却没料到罗玄却说:“不过呢,要是敏敏答应我以后不再操心江湖朝廷的事,我也向你保证,不杀你父兄,如何”

  “啊”听到罗玄这一句完全不符合谈判策略的话语,赵敏反应过来,“莫非他的目的从头至尾都是我”

  赵敏猜不出来,对方不像反贼,与那些所谓的“大侠”也决然不同,她困惑了:“你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罗玄将脸凑了上来,道:“你啊。”

  赵敏心想:“真的是我”

  两人的脸庞靠得如此之近,赵敏都能感受到对方的温度,问道:“为什么”

  “因为,”罗玄不等赵敏思考,抱起眼前的少女,跃上马背,“我是最喜欢绑架郡主的大魔王啊”

  清风徐来,在罗玄怀中的赵敏感受到了这个男人的自我和潇洒

  对方回答“为什么”,既不是因为反对蒙元朝廷,也不是因为看上自己的美貌或者智慧,而仅仅因为他自己是个“最喜欢绑架郡主的大魔王”

  赵敏摇了摇头,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智慧不够用。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